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老猪不在《花招》,转帖〈守候〉(上)/木然

送交者: 愚人 于 August 07, 2002 12:12:04:[新观察/xgc2000.net]

回答: 从《北京故事》到《蓝宇》 由 艾仑 于 August 07, 2002 08:48:58:

守候(上)

--------------------------------------------------------------------------------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

送交者: 木然 于 August 06, 2002 12:09:08:

一.

下雨了。台风雨。

冰儿依在长长的吧台旁发楞。

一辆一辆的车子如儿时看过的幻灯片般在落地窗前滑过。

如果没有这些车,没有那零星的路人,那种静谧恍如秋夕的水粉画。

窗外是这样,酒屋里就烦躁很多。

每天开业前都是这样的。

舞台上那个不厌其烦来回走着的DJ在调校话筒。他嘴里不断地重复着“ONE,TWO,CHI ……ONE,TWO,CHI……”这三个单调无聊的音节,令人生出一种懒散和厌倦。

已是晚上9点半!

挂钟上那支长长的分针颤动着跳了一下,就将那个“6”字串了起来。冰儿看到那支分针颤动时心也随之颤了一下。

往常,杰会从街对面过来。

只是,很久没有了。

冰儿的目光落到窗外那条街道。


二.

人与人的缘分是什么?是债。

今年夏天。 也是这样的雨天。也是刮台风的日子。

杰开着他的红色跑车穿过烟雨其蒙,由模糊到清晰,从对面的街口咆哮着向酒屋这边飞驰而来。那天冰儿也象现在般无聊。杰的出现破碎了这条街道的宁静,给她带来一种莫名的兴奋。曾有好多个这样的雨夜,冰儿就这样幻想着,杰会开着一辆红色的摩托,从对面的街口飞驰而来,象成龙或者汤姆告斯的电影那样,将酒屋的落地窗撞成放射式的粉碎,然后穿越那扇窗棂,跃进她孤寂的心隅……

后来冰儿也这样问过自己:如果没有这个夏天,没有这个下雨的夜晚,大概自己也不再会有这种守候吧?

也好象不。

杰那张让人心动的脸,忘不掉的。

尤其是他的眼睛。

三.

那天,冰儿没有注意到杰是怎样把车停在窗外那盏昏黄的路灯下。

开始,冰儿只看见一个男孩很敏捷地从车上跳了下来,那个摘下头盔的动作很洒脱也很熟悉。冰儿很迷恋地看着这个男孩的头部似是习惯地向后一甩,那把长长的柔软黑发就被伏伏贴贴地整出个型来。这个动作使她一下子想到了杰,等到这个男孩将头转过来时,冰儿就完全静止在这一瞬间里。杰那刻站在雨中,那对明亮的眸子隔着落地窗的玻璃对着她笑,冰儿呆在那儿就这样迷在杰这个年轻的笑容里。杰的眼神还有杰眼睫毛上挂着的那颗水珠,都一如往昔让冰儿心动。

冰儿木然地看着酒屋那扇被真皮和锃亮的黄铜包裹着的大门。

杰就是在这样的一个雨夜从这道门再次走进她的心思里来的。

是谁还谁的债来着?

杰站在冰儿的面前时他又笑了笑,那种笑仍很孩子气。他将摩托车的头盔放在吧台上,然后就坐了下来。冰儿想他真还是这样,一举一动都总能使人心动。那一缕一缕的柔发,被雨水打得湿湿的,显得很生动,很有朝气。

“可以,给我一杯Between The Sheets吗?”杰凝视着冰儿问。

冰儿听不清杰在讲什么,因为杰说这话时乐队已经开始乱七八糟地调音了。

但冰儿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一种淡淡的,不尽是香水,还有一种很执着很清爽很阳光的味道。

然后,她看到杰两片嘴唇轻轻地动了一下,她很轻易就读到了他的唇语:终于找着你了,冰。Between The Sheets!

冰儿本来听到“冰”时,心就象被往事狠狠地扎了一下。现在读到他的唇语说要“Between The Sheets”,她泯了泯嘴忙低下了头,强忍着那股涌出来的感情,开始调制那杯记忆。

“你不该找来的,5年都过去了,忍一下,这辈子就过去了。”冰儿赌气地说。

杰象是没听见冰儿的话语,他坐在冰儿的对面,很耐心地,一动不动地凝对着她,不言,也不语。

冰儿感觉到杰的注视。她既不敢抬起头来面对杰那双黑赭的瞳仁,也不知往下该说些什么才可以打破这种沉默。当Between The Sheets 这几个音节从她的记忆里活生生跳出来时,喉咙随之也涌出一种很干很涩的痛楚,那种痛楚使她恍若遗失了自己的声音,然后,眼眶里的泪水就顺着另一个遥远的声音悄悄地流了下来。

“有些事情,想躲是躲不去的。”杰讲完这句话后有意停顿了一下,然后再轻轻地道多一句:“所以我来了,人都是这样的!”

“是么?”冰儿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她不想让杰看出她的慌乱,就抬起头来凝对着杰。

“是啊,是她。”这时轮到杰的眼光茫然了:“能躲么?”

冰儿想答躲不了。不过,她没有说。说了,和不说没什么区别。

离开杰后,她就知道自己是躲不了的,该面对的总得要面对,只是,如果这种面对的结果还是伤害折磨呢?


四.

冰儿从冰筒里夹出几块冰来,接着又用量杯各量出20豪升的白兰地和白郎姆,以及几滴的白库拉索,她将这三种不同的液体以及冰块混合到那只镍银合金的Shaker里摇了起来。

冰儿的长相很一般。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她有个高高的额头,还有稍微显得翘的嘴唇,再有就是单眼皮。这些单独看并不出色的部分组合起来却让人觉得她有种很倔强很完整的气质。这是别的女孩所没有的。尤其是她很专注地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有种说不出的静态美,很让人着迷。

杰绕有兴致地看着冰儿调酒的每个动作,那种熟练让他心动。

她先从冰柜里拿出一只Cocktail Glass,将调好的酒注了进去,当酒液从这只被足够冷却了的杯子底部缓缓升起时,酒色透过酒杯表面那层薄薄的雾霜,析出一种似梦似幻的感觉。

冰儿倒酒时手有些颤,杰想是酒杯过冷吗?于是他就将自己的手覆了上去,这样他就握着了冰儿的手。

冰儿的手被杰这样轻柔地握着,如同在温习一种久违了的暖和,那刻她想到了筱敏,心又再被刺了一下。本来她想问杰,筱敏呢?但最终没有这样做,这些年她一直都在说服自己:忘掉杰,忘掉筱敏。

冰儿觉得自己的手被杰这样握着时有些尴尬,她借着要调酒的籍口,将手指从杰紧握的手心里慢慢地抽出来,到了最后那刻,她明显感觉到杰的依恋,这种依恋使她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把手抽出来了。

然后,冰儿表面上将自己收拾得很安然很淡静。

杰看着冰儿用摇盅在空中划着一道一道的弧线,那份专注令他想起第一次和她相拥相吻。

杰想她还是这样让我心动,这也是杰这些年想忘,但总不能忘去的缘由。

如果现在就把她这样拥在我的怀里,她还会这么倔强地看着我?

当初杰就是迷在冰儿这双眼睛里的。

都说单眼皮的女孩眼睛没神,但杰觉得沉默不语的冰儿眼里有股能烫人的火。杰想到“火”的时候,冰儿正好眨了一下眼,虽只是无意,但杰的心却真似被灼了一下,因为他看到了冰儿眼眸里那股涌出来的亮光,还有就是冰儿那翘着的嘴唇角边沁出的一丝微笑,这丝微笑对杰来说仿佛是一种蔑视,杰一直想战胜的就是这种蔑视。

冰儿将那杯Between The Sheets递到了杰的面前。杰伸手去接的时候他的指尖碰着了她的指尖,两只指尖相碰的瞬间,杰和冰儿对视着,那种久违了的晕眩此刻很令他们沉迷。

和杰的故事,真是很远,很长。


五.

冰儿和杰的妹妹筱敏是同学,她们是同一个大院的邻居,记忆中杰比筱敏要大几岁。在一起玩的三个孩子里,冰儿最小,其次是筱敏,她比冰儿大不了1岁,但和杰比起码有5、6岁的差距。

初中的第二年,学校组织她们年级到农村参加“双夏”,冰儿她们班的女生睡在一所小学的教室里。那晚也刮着台风,这在南方本是很普遍的事情,但对初出门的孩子来说却是另回事。那些用塘泥砖砌墙的房屋被7、8级的台风掀来翻去,摇摇欲坠。风是从瓦面从窗棂的罅缝里钻进来的,然后肆虐地在每个被窝里呼啸作响转来荡去。筱敏那晚被来回乱窜的风声扰着不能安稳入睡,只好用脚踢着邻铺的冰儿说冰我怕,冰儿听筱敏这么说就叫她睡过去,这样筱敏就挪到了冰儿的铺上去了。开始她们只是相拥着,约莫是半夜的时候,冰儿朦胧中感觉自己被人从身后环抱着,一只手穿过她的内衣在她赤裸的身上游走,那只手很细小,也很柔软。先是抚弄着她腋下柔软的茸毛,之后她感到有几只手指向着她的乳房爬过去,很慢,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向前,那感觉很新奇很诱惑。冰儿的心跳因着这两只手指的爬行而急促跃动起来,体内涌着阵阵的潮热令她昏眩,一种从未有过的欲念引导着她并且一次次地在她体内分裂着向身体各个部位冲击,期间她曾转过身去缓减这种冲击,但筱敏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冰儿感觉自己有股冲动正向下滑动着,她说筱敏不要,只是那声音到了喉咙里就变得浑浊不清,脑子因经受阵阵的冲击而近乎麻痹,如同从一个梦境跌进另个梦境。

这是冰儿和筱敏的第一晚。

也是冰儿和筱敏长达10年情感路的开始。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