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难忘的一九六四年的夏天(6)--旧游追怀录之三

送交者: 愚人 于 August 06, 2002 22:14:48:[新观察/xgc2000.net]

难忘的一九六四年的夏天--旧游追怀录之三


(八)

一大早赶到青城大桥观望时,发现大桥果然没修。被冲坏成三截,在部分桥面
和桥基之间,被人用铁丝连在一起,铁丝分上下两根,过桥的人用双手抓住上
面的一根,足踩着下面一根,就这样慢慢爬上桥面。所幸桥面还完整,否则就
没法过到对岸。

颤颤巍巍好不容易爬上桥面,有趣的是,桥面上堆着许多被洪水冲上来的圆木,
这桥现在距水面至少有两米高,可见洪峰来时,水涨得有多高!水已经退了许
多,江面还很宽阔,南望洪涛漫流,日光照耀下浑浊的江水,如万马奔腾向南
流去,站在桥面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远征计划终于可以顺利地进行下去了。

桥的西南,远方蓝天白云下面,横着一座像门板似的大山,这是赵公山,或叫
大面山,海拔大约在2500米左右。唐末,道教学者杜光庭曾在此山隐居,后来
移居青城山。赵公山往南,另一座比它矮的山夹在乱峰之间,这座山的山峰显
得很锋利,头朝着东方,仿佛在向我们鞠躬。比起赵公山来,这座山秀丽多了,
这就是青城山主峰—丈人峰,海拔1800多米。

经过两天来的跋涉,蒋已经明显不支。和我们比起来,他付出了远远超过我二
人在体力上的代价,好不容易从铁丝上爬下来(我二人在两旁扶着他),那只
残腿已经快拖不动了。出门就是亲兄弟,我们决定:拖都要把蒋拖到青城山。
办法是,他的行李由我或谢负担,剩下一人则让他扶住一肩,一摇一瘸地行路。
为了平衡好体力,扶肩和帮扛蒋的行李在我二人中交换进行,而扶肩本身,也
采取换肩而扶的办法。

下午的骄阳似火,俗话说得好:下过雨的太阳,死了男人的婆娘!走得我们三
人口干唇燥,一身大汗,路却像是没有尽头。四十里的路程,从中午十二点过
出发,由于扶着个伤兵在走,走走歇歇,直拖到快九点了才到达青城山前的第
一道观—建福宫。途中早不像来时的兴奋,唯一欣慰的是,一条欢快的河流—
羊摩江(注1)断断续续伴随着如《逆风千里》(注2)里俘虏兵似的小分队行
进,远望两岸浓荫,似乎心境也清凉了许多。

到达建福宫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晚风轻轻吹拂着旅人的面颊,气温降下来至少十度,炎热骤然间无影无踪地消
失了。建福宫背靠着一匹山,旁边是一条山溪,天色太晚,看不清峡谷里的景
物,山风就是从山谷间吹来的,带来的是山区植物特有的清香。

那时的青城山上好像还未安装电灯,或者在停电,各个宫院里点的是油灯,所
有神像的神龛上都点着香火和红烛,在半昏半明之中,烟雾缭绕,有点唐人诗
里:“日暮汉宫传蜡炬,轻烟散入五侯家”(注3)的气氛。进得庙里一问道
士,才知道建福宫(也就是全山)今天总共只接待了五个游客,其中三人舍我
们其谁?另外两个是从山那边走了两百里路来进香的香客。

换句话说,如果不算前两天的游山人数(我们未曾打听),我们五人可能创造
了建国以来,包括从那时起到现在,也许还能无限顺延一个很长时期里,在盛
夏季节游青城山的最佳清净记录!

这一切,只因为我们的倔强和碰巧赶上1964年的岷江大水冲断了青城大桥。

注1:相传是李冰所凿的人工灌溉渠,又称文井江。

注2:《逆风千里》,1963年拍摄的电影,描述东北解放战争期间,一队国军
俘虏兵和伤兵在解放军人员押解下行走千里的故事,后受批判,遂禁演。

注3:韩雄(右佳用羽代)《寒食》七绝:“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
斜。日暮汉宫传蜡矩,轻烟散入五侯家。”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