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效颦云儿“周末笑话”:关于语法卫道士们的趣闻

送交者: 慧剑断情丝 于 August 05, 2002 01:51:42:[新观察/xgc2000.net]

以“逻辑清晰、语法严谨”来要求非人工语言的句法,非独中国
的汉字改革论者们为然,也包括二十世纪初英语书面语法面临口
语挑战时的语法卫道士们。其间颇闹了些笑话,录此供大家一
乐。

大家都知道,who指代问句中的主语, whom指代句中的宾语。但
前者在直接问句当中也可以指代宾语,例如:

"Auntie Bei, whom are you yelling at?"如今在口语甚至书面
语中已经较少见,一般都会使用"Auntie Bei, who r u
yelling at?"

有意思的是,在一百年前的语法卫道士们看来,这种用法非但不
合who和whom的分工逻辑,简直就是使用者没有教养的标志。他
们写了许多雄辩长文痛斥这种“逻辑混乱”用法对纯洁英文的污
染,直到有一天,一位主要卫道士在激烈反对自由派人士把who
指代宾语的用法写入课本的时候,愤怒中一时忘了“教养”,大
笔写下了这样的句子:

Who are they trying to fool?!


另一则真实的故事和我们敬爱的邱总理有关。这位两届诺贝尔文
学奖获得者对卫道士们坚持句子不可用介词结尾十分反感。在他
看来,用who is Addman dating with?还是用with whom is
Addman dating?丝毫不影响问者了解佳人最近的感情经历。邱
总理在谈到他对这些卫道士的感觉的时候,走笔揶揄道:

Their English is a kind of language up with which I
will not put!


最后一个故事来自李前总统登辉的母校看哪儿大学(不像前两个
故事那样保证真实)。很久以前,“看哪儿人”的贵族标签就是
句尾从来不用介词,谁要在说话时用介词结尾,就会被优越的看
哪儿校友看作有辱校格。却说我们意气风发的登辉先生在新搬入
看大校舍的时候不懂规矩,问带路的老生道:

So this is the dorm I am supposed to live in?

老生颔首。

李桑做事,向来务求准确彻底,一定得听到yes才放心。于是又
问了一遍:

You mean, this is the dorm I am supposed to live in?

老生似乎没有听见。

岩田正男同志心想,会不会是我的口音太重呀?于是一字一顿地
问道:

HEY, this, is, the, dormitory, I, am, supposed, to,
live----IN~~~~~~?

这一次老生大声地回答了他:

Yes, this IS the dorm you are supposed to live
in......ASSHOLE!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