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难忘的一九六四年的夏天(4)--旧游追怀录之三

送交者: 愚人 于 August 04, 2002 19:54:52:[新观察/xgc2000.net]

难忘的一九六四年的夏天--旧游追怀录之三

(六)

一大早起来,天气已经放晴。顺着主街尽头山岩上蜿蜒的石板路向山上走,其
间穿过石板路两旁古老的木棚店铺和民居(现叫做民俗文化街),过了两三座
石阕以后,便到了玉垒山的山顶。山顶是一块空地,专门用来做停车场,站在
这块停车场面向山下,左手山坡上一遍葱绿之中,掩映着红墙绿瓦,几重大殿
依着陡峭的山岩建筑,直下到岷江边。停车场的右手,是一条公路,即成阿公
路(成都—阿坝藏族自治州)。成阿公路顺着山壁,通入了群山万壑之中,公
路的陡崖下面,就是从西北山间流出的岷江。

今天天气很好,一派阳光灿烂。站在停车场的边缘,东南望成都平原,可以看
到一江如练的岷江向东南流到天边,除了近处一片灰色的瓦房,还可以看见远
方大片大片齐整的绿色田畴,以及田畴里点缀的小块竹林。往下看,一条黑色
的细线已经断裂开,这条细线就是著名的“安澜铁索桥”,它直接到山坡上的
“二王庙”。这两天好一派大水!冲毁了青城大桥和铁索桥,带来了沿江两岸
一块块亮晶晶的水洼,这就是一九六四年岷江夏季的洪水,这是自一九三二年
以来最大的洪水,造成了都江灌区上数座桥梁的被冲毁。我们把目光向着岷江
上游,无数铁黑色重叠高峻的山峰上漂浮着片片白云,也许那里隐没了龙门山
脉的最高峰—高达4582米的光光山。

啊,我的故乡,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了,那一片旖旎,纯然来自雄浑山水的扶
持,正所谓: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注1)

顺着左侧山岩上的石级往下行,不久就到了“二王庙”最上一重的“老王庙”。

二王庙是古代蜀地人民为了纪念战国末,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李二郎领导建筑
都江堰水利工程而修建(注2)的庙祠,原名崇德祠,始建于南朝萧齐时(482 AD)。
走进老王庙的殿前,老王李冰一付美髯公的传统塑像,穿着大约是后人的臆想,
神龛前还烧着几注香,大殿外屋檐下,摆着方桌和散着许多竹椅,我们去的那
天不是星期天,坐着喝茶聊天的人不算太多。

四川全境,不知道有多少茶铺(馆)?任何旅游场所都缺不了它。四川的茶馆
保留了比外地茶馆更多的前清风貌。喝茶的人可以泡上一碗“三花”,或者
“四花”,或甚至最低级的“五花”(三、四、五级茉莉花茶的简称),无所
事事地瞎聊一天,这期间,盖碗茶里的茶水可以一遍一遍地被冲成全白,上面
懒洋洋地漂浮着已经“洗”得干干净净的几片茶叶,茶倌却仍然无怨无悔地为
茶客掺开水。有些人居然把铝制午饭盒也带进了茶馆,中午吃饭时,常常看见
茶炉子上放着几个饭盒在加热饭菜!还有些人节约到家了,干脆自带便宜茶叶
来叫茶倌冲,按照当时的价格,一碗白开水只需一分钱,想不通茶馆当局舍得
为他们一碗接着一碗地冲到天黑的道理?

老王庙的下面,就是“小王庙”,小王庙祭祀着李冰之子—李二郎。传说李二
郎是李冰治水的总工程师,都江堰实际是在他的具体设计和指挥下完成的,这
一传说并不见于《史记》和《汉书》的记载,也不见于《华阳国志》,想是后
人附会,但也可能确有其事。北宋真宗时将可能是民间传说的李二郎附庙,后
来南宋时候,李冰父子先后被尊封为王,崇德祠遂改名为二王庙。李二郎的神
像完全是一付英俊后生的样子,白面无须,没有纨跨子弟的派头,小小年纪,
领导修建这座世界历史上最持久造福于民的地上水利工程(注3)。后来《西
游记》里,李二郎被安到辅佐天帝的二郎神杨戬头上,使一把三尖两刃刀,驻
守在“灌口”,这个灌口,就是灌县县城灌口镇。

最下层石照壁上,刻有都江堰地区形胜图,墙上刻有“深淘滩,低作堰”六
字经,另外还有八字口诀,都是历代从李冰治水以来得到的经验。以前历朝
治蜀的封疆大吏,每年都少不了跑到这二王庙祭祀一番李冰父子。做得好的,
每年春天还要亲临都江堰象征性地带领民工为杩杈的更新和加固扶上一把力,
走的时候,也忘不了在这二王庙留下自己的题词和墨迹。我们三人都对书法
感兴趣,毕竟是五十年代小学里练毛笔字走过来的人,所以很仔细地观看了
历代儒官在二王庙留下的题额或者石刻,因为修养有限,也说不出多少道道
来。

于是就转回停车场,按照地图的指引,转向停车场背后向北的一条小马路,
这条道路通向灵岩寺。

注1:杜甫《登楼》七律:“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锦江春色
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盗寇莫相侵。可怜后主还
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

注2:据《华阳国志。蜀志。卷三》载,秦孝文王时,“冰乃壅江作堋。穿
郫江、撿江,別支流,雙過郡下,以行舟船。岷山多梓、柏、大竹,頹隨水
流,坐致材木,功省用饒。又溉灌三郡,開稻田。於是蜀沃野千里,號為陸
海。旱則引水浸潤,雨則杜塞水門,故(史)記曰:‘水旱從人,不知饑饉。’
‘時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也。” 。北朝郦道元《水经注。卷三十三。
江水一》也载有:“江水又历都安县(即灌县)。。。李冰作大堰于此,壅江
作堋,堋有左右口,谓之前堋。江水入郫江,检江以行舟。。。谓之都安大
堰,亦曰湔堰,又谓之金堰,左思《蜀都赋》云‘西逾金堤’者也”。

注3:1872年,来华考察的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游历了四川以后,惊叹
于四川相对比全国其他地方显得更富足,他注意到都江堰所起的重要作用,
说:“都江堰灌溉方法之完善,世界各地无与伦比。” 也就是说,在1870
年代时,资本主义欧洲的近代水利工程,在李希霍芬的眼里,都不能和都江
堰比。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