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难忘的一九六四年的夏天(3)--旧游追怀录之三

送交者: 愚人 于 August 03, 2002 17:46:25:[新观察/xgc2000.net]

难忘的一九六四年的夏天--旧游追怀录之三

(五)

山色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拥挤,重叠,还能看见半山腰漂浮的白云,不知不觉
间,灌县的街市就到了眼前。

刚一进入县城东南,一条奔腾咆哮的中等大的河—走马河(郫江)直冲过马路
右边。这是一条野性的河,不远,平行奔流着另一条同样野性的河—柏条河
(检江),这两条河都是李冰的杰作,他把岷江分成两支,又把其中的内江再
分成郫江和检江,这两条江将穿进肥沃的川西平原,灌溉无数的稻田和蔬菜田。

一九六四年的灌县,还是一个小小的县城,比起当年川西平原上其它的县城来,
还算清爽、宁静,没有现在叫的“都江堰市”豪华、热闹,却也没有都江堰市
的铜臭、俗气。除了背靠着嵯峨的峻岭以外,城里城外是一条条急促的河流,
它与我后来看过的苏南水乡的面貌迥然不同,那里的河都静静地流,那里即使
有山,也是小山,更多给人以妩媚的慰籍,而川西的山水,则以其雄浑和激情,
震撼着人的心田。

我们一行匆匆在一家小饭馆用过早餐后,按照原定计划,直奔城西南三里处的
青城大桥,这座大桥是近年来新修筑的水泥桥,它横跨在外江(岷江干流)上,
连接灌县到青城山的公路。还没走到桥边,老远就看见一片汪洋,原来桥已经
被昨夜一场暴雨所引发的山洪冲断成几截!这时候的外江,像一条黄色的巨龙,
比平时陡然长粗了三倍不止,浑浊的江水早已漫过原来的江岸,岸边有些茅屋
业已浸泡在水洼里。

计划不能不改变了,我们决定,将原来打算的先游青城,后游灌县的步骤颠倒
过来。主意打定以后,便先去城里一所小学找住处。很快就联系到了一所叫做
“北街小学”的住所,那时学校已经放假,我们只是向学校的看门人简单地出
示了学生证,对方便慷慨地让我们在一间教室里安扎下来。条件再好不过,这
间教室是木头地板,铺上包裹被盖的油布以后,成了很舒适的“塌塌米”,我
们还买了几只蜡烛,用于夜晚照明。

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已是午饭时分,便去学校就近的饭馆用餐,每人只花了两
毛多钱,就点了半斤米饭和一盘回锅肉,一盘青菜,一碗豆腐汤。一夜的疲劳
和饥饿,化作了餐桌上的狼吞虎咽。现在是轻装上阵,争取下午把灌县城里的
景致游完,明天再去游灵岩。

天上布满了浓云,天气还很闷热,看样子还要下雨,雨却一时下不下来,不知
道这雨还要持续几天?

灌县位于成都平原的西北边缘,两汉时称为江原县,汉武帝元鼎二年(114 BC)
置,两汉时以产黃潤細麻布闻名。县城的地形很奇怪,像是平原延伸的一把锲
子,直插进高山和大河之间。街市的尽头,是壁立的玉垒山,就是说,顺着主
街走到底,便像碰着墙壁似地碰上了山,但马上就可以沿着山岩上的石径顺着
玉垒山的山势向岷江上游前进,这将是明天的行程。而今天,我们则选择在玉
垒山前的这一面看风景。

玉垒山实际上被劈开成两部分,劈开的谷地叫做“宝瓶口”,岷江在前面二里
外的江心处的“鱼嘴”和“飞沙堰”被杩杈(就是用巨型鹅卵石套在长龙似的
竹笼里形成的堤坝)分流以后,急速奔腾进入这个“瓶颈”,这便是“内江”
入口。瓶颈上,横跨着一座古色古香的桥—“南河桥”,桥的设计体现出与传
统拱桥完全不同的风格:桥本身就像一栋舒适的木屋,有屋顶,桥上的两侧是
栏杆和连在栏杆上的长椅,你可以侧身坐在长椅上,扭头凝望桥下咆哮着的白
浪滔天。这样的设计构思,与其说是为了便利交通,不如说是为了便于观赏桥
下的奔流,即使烈日当空,游人也晒不着太阳,阵阵凉爽的江风却吹起桥下的
浪花溅在脸上,冰凉冰凉的。

桥的这面,也就是玉垒山的南侧,连着一座公园—“伏龙公园”,伏龙公园的
尽头江边,伫立着一座道观,叫做“伏龙观”,伏龙观刚好修在笔直的江堤上。
爬上观的顶层一圈带扶手的木栏杆走廊,游人可以全方位地观赏下面古蜀国人
民开辟宝瓶口的杰作(注1)。

三个人站在临江一侧的走廊上,俯视楼下骇目惊心的河。

岷江涨水了!两岸的悬崖峭壁把巨龙限制在狭窄的水道里,一泻东去的浊流卷
起大浪,拍打着亘古的岩岸。江中不断出现大小不等的旋涡,从上游飘下来直
径超过三尺的圆木,一忽儿被旋涡卷进水里,一忽儿又从远方冒出来。光是观
看圆木在水里的挣扎,就可以让你凝视半天。人生,是不是像这一条条的圆木,
沉浮在命运的惊涛骇浪中呢?抬头望对岸玉垒山,却是满眼韶华,苍翠欲滴,
仿佛一个含情脉脉的美女在一旁注视着弄潮儿与激流的搏斗。

这就是世界上唯一还在为人类服务的古代水利工程,如此巧夺天工一般地和自
然的雄奇与娟秀和谐地结合在一起。

不料,盘桓几个小时后回到北街小学的时候,在校门外看见一个通知,通知说,
顷接上级指示,今夜将会有暴雨,现岷江上游的洪峰已经接近紫坪铺,预计陡
涨的河水将淹没沿江两岸的低地。北街小学可能被淹,敬请住校有关人员速撤
离为要。

北街小学没法住了,当天夜里,我们被迫转移到玉垒山东麓森林里的灌县林业
学校。

注1:东晋常璩《华阳国志。蜀志。卷二》载:“會有水災,其相開明,決玉
壘山以除水害。”也就是说,宝瓶口的开凿,是开明领导古蜀国人民完成的,
时间约在春秋初,而不是战国末李冰领导下完成的,至今大多数旅游介绍,甚
至一些文化历史著作都错误地把宝瓶口的开凿安在李冰头上。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