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提上来,贴旧文一篇

送交者: 易大旗 于 August 02, 2002 00:49:10:[新观察/xgc2000.net]

婚姻圈与人种
(1998年旧文)

易大旗

  在古代中国,一向有安土重迁的观念,无论从文学意义还是伦理学的意义上,
“乡”和“井”都是一种很深层的象征。

  “远嫁”在传统语汇里,乃为不幸和凄凉的同义词。中国人会对此寄予特别深
切的悲悯。琵琶古谱《昭君出塞》和广东音乐名曲《昭君怨》,都是九曲回肠、满
腹幽怨。古往今来,更不知有几多诗词和戏曲在渲染这个富于传奇性的悲剧故事,
只是没人去设想一下,王昭君未嫁之时是否幸福,如果她终身不嫁,做一个白头宫
女,又是何等境况?

  犹记六十年代,中国戏剧界隆重推出一出新编历史剧《王昭君》,大作翻案文
章,将王昭君塑造成一个很有民族团结意识乃至国际主义情怀的巾帼英雄,在边塞
狼烟大举之际,只见她琵琶别抱,步步生莲,不带走一片云彩,却能挽狂澜于既倒
,化干戈为玉帛!

  如此王昭君,还盖过现时正在好莱坞走红的花木兰。花木兰代父从军,抗击匈
奴,“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王昭君却举重若轻,不战屈人之兵,以她的沉
鱼落雁之容,闭花羞月之貌,使得匈奴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惜,坊间草民并不接受这个为中共民族政策而重新度身订造的王昭君,这出
戏演不了几场就收摊了。

  中国老百姓是极富同情心的,如果王昭君真是汉朝皇帝的千金,她远嫁和番,
就好象后来唐太宗的女儿文成公主那样,是没人会说一个不字的,因为那就是政治
。别瞧天朝公主锦衣玉食,但养女千日,用在一时,皇帝老爹要嫁女,她就得拜别
汉家宫阙。而王昭君就不同了,明明只是一个选入宫中的民间女子,但却奉旨成亲
,假冒金枝玉叶,去骗人家匈奴的单于,这实在有失泱泱大国的国格。

  再者,不用说嫁到塞外番邦,对于中国家庭来说,就算嫁女到邻县,都已经嫌
山高水远。所谓“父母在,不远游”,“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总
之,中国人的乡土观念极重。婚嫁大致不出五、六十里之内。最好是“鸡犬之声相
闻”,方便回娘家和探亲戚,最远的也不外骑毛驴、坐轿子或走路,便能在天黑之
前就走得到,这样一算,也就是方圆几十里之间。即使是这样,小说《伏羲伏羲》
(改编成电影《菊豆》)里的杨天青在给亲婶婶牵骡子过山粱走亲戚时,还是暗生
出了乱伦之邪念;《红高粱》中的巩俐端坐在轿子里,没走了几个时辰,已闻土匪
草寇的喧嚣,虽是有惊无险,末了还是被骠悍的轿夫姜文拖进了高粱地──此为远
嫁者戒!

  其实“比邻结亲”之习,是和中国的农业社会结构分不开的。农业社会人与人
之间的关系比较单纯,通常局限在血缘和地缘的狭窄范围之内。所谓“出入相友,
守望相助”,亲朋戚友就是最重要的社会关系。嫁女娶媳当然离不开这个范围了。

  然而长此以往,一代两代没问题,三代四代也没问题。五代六代呢?九代十代
呢?问题就出来了。中国人狭窄的婚姻网络,大量的近邻和远亲结婚,天长日久就
会渐渐显示出它的恶果。那就是通婚家族之间的血缘越来越近,导致人口的素质越
来越退化。但是,中国的历史总是有周期性的大动荡,或是内乱或是外患,人民流
离失所,远走他乡,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人完成了好几次民族大融合,虽然
它是不幸时代的产物,但是,因此在中国人血统里面注入了好多新的血液和基因。

  中国农民虽然安土重迁,但在先朝至少是有相当程度的迁徙自由,不过到了中
共建政,农民和城镇居民都丧失了这种自由。好在被这种森严的户口制度所囚禁的
,只有两代人,后来改革开放,流动人口一年比一年多,迄今已逼近一亿大关。

  流动人口虽然给社会带来了好多新的问题,但是也带来了好多新的观念、新的
文化。但是,小盆地婚姻的陋习依然非常严重。原因其一,中国的农村改革和家庭
联产承包责任制,其实就是每个家庭重新成为生产的基本单位,这样的话,姻缘、
血缘的关系就在农村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里面变得更加重要,已经退化了好多年的
宗法社会又再次发挥作用。而巩固亲情网络、扩大家族势力的最有效手段正是联姻
。原因其二,计划生育之国策实行之后,理论上农村每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实
际当然不止于此,不过能够超生到第三个,毕竟有限。这样,家庭的单位越小,家
庭成员越少,好多农民便不能不为将来的养老问题而担心。

  自不待言,亲家住得近,将来大家有什麽三长两短、风吹草动,也好照应。大
陆一个婚姻家庭研究所,曾经对全国六个省市的1140户农民作过家庭婚姻状况
的调查,发现绝大部分的农村青年的通婚圈子直径范围不超过25公里。其中仅在
六公里范围之内的就占了百分之七十六点六!

  这项调查还发现,青年农民婚姻对象的第一选择是本村人,而且认为大家相识
、知根知底,这样的婚姻最牢靠。其中道理当然成立,这正是内地农村封闭社会的
现实。

  根据在甘肃省的婚姻调查得到的资料──甘谷县康家滩乡,有一个二十五岁姓
丁后生,外出打工,在广东佛山的一家电器厂工作了三年,成为了技术骨干。他和
一个佛山姑娘自由恋爱,双方情投意合,但是在谈婚论嫁的最后关头就遭到了父母
的坚决反对。至令人惊愕者,反对的并非“佛山妹”的家长,而是男方父母非要儿
子回乡娶一位本村姑娘,因为他们看著这个女子长大,绝对可靠、绝对放心。这位
丁家的长子唯有“父母之命不可违”,返乡下传宗接代了。

  以一管窥全豹,中国的近亿流动人口,能够在外省他乡落地生根的毕竟罕有,
对提高中国的人口素质甚少裨益,委实可叹。

  诚然,要解决这个人种优生学的问题,的确太过复杂,它关系到中国的社会制
度、道德伦理、文化观念,还有教育普及、交通建设、人口政策和养老制度等诸多
问题。但事关中华民族之兴废荣枯,我辈又如何能蹉跎坐视?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