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古槐寻根

送交者: 庄稼人 于 July 31, 2002 21:44:28:[新观察/xgc2000.net]


高塔孤悬夕照边,古槐遗迹已成烟。
道边赖有丰碑在,留话沧桑五百年。
题大槐树 耿阳女史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此语数百年来广泛流传于我地乡间。父亲在世时,他经常将当地的一些掌故讲给我听,但那个时候我一则小二则不感兴趣,待到文革飙起,什么家谱、祖宗,统统被扫荡进“历史垃圾堆”,谁有心思讲论这些东西?

转眼我已50余岁,到了当年父亲的年纪,每逢回故乡,在长满一人多高蓬蒿、荒草的院子里徘徊,望着断垣残壁,昔日和家乡父老在一起的生活景象便浮上心头,父亲早已作古,大部分熟悉的老人均先后去世,除了和我小时候在一起玩耍的几个同龄人,其余多数不识,故乡除了记忆中的往事,一切都显得生疏。

98年,好友拿给我一部本族家谱,这是村中仅有的一部家谱,面对家谱中众多的人名,茫然不知所指,我突然感到人生之短促,正如家谱中序文所言:“----我王氏自前明永乐二年由山西洪洞县迁居东光城西北王海庄,入籍永受屯全甲,谱谍未详,始祖之讳号莫考,阀阅既远,数代之世系无传,甚滋愧焉”------。

1404年,当一农夫携妻女别故乡经太行山脉长途跋涉至沧州东光县境王海庄一带时,望着一片苍茫大地,他的心情如何?然而他一定要在这里扎根。据记载:初到此地,满目荆刺,折芦为茅,凡事草创,悲苦之情难以言尽-----。就在这方圆不满一公里的小小村落里,繁衍了三百多年人丁寥寥,这些祖先没有留下一点生活的印痕,一切都淹没在荒烟蔓草中,直至清初方:“吾族耕读累世,族繁人众,即起序明谱谍之意,”祖先因为穷困,十余代后方有条件修谱,但这时已经淹没了数代无从考证,这不能不说遗憾。

从上次续修到今天已经过去了80多年,我发现祖先当年撰修家谱时的情况和今天何其相似?如果再不续修,后代恐怕就无从发起了,一股使命感即时涌上心头,我决定将掐断了的这一段历史填补上。家谱的主要工作就是录入人名,至于“事迹”,一个村中的普通农民经历大体相同,能有多少可录入的事迹?因此,特别要追寻那些失迷的时代,那些影响和改变几代人生活的大事记,因此,我除了录入人名,也尽可能的将有关信息收集起来,以便使家谱的内容丰富一些,也为后人尽可能的多掌握一些村里的历史情况。

顺藤摸瓜,这一成语在我这儿变成:顺瓜摸藤-----顺藤摸根,从家谱上溯到移民的起始点:山西洪洞大槐树,这就是我到洪洞寻根的缘由。

战争、瘟疫、虫害、水旱灾,农民都要承受巨大的灾难,然而每次灾难后的稳定,迅速繁殖的“蚁民”会填补上荒凉的土地,但元末明初,华北一带连年的兵燹,加之天灾,单靠自然恢复是不行的了。朱元璋定鼎天下,面对中原地区:“积骸成丘,居民鲜少”----“丧乱之后,中原草莽,人民稀少,所谓,田野辟,户口增,此正中原之急务”,(明太宗实录)洪武时即开始了大规模的移民,据史书记载,明初洪武年间先后从山西移民10次,永乐年间移民8次,共计18次。分别移往河北、河南、山东、江苏、安徽、湖北、湖南、陕西等十余个省地。有学者考证,“洪洞古大槐树移民”由官方征发或组织的山西移民数量超过百万之众, 由于移民的第二、三次再迁移,现在山西移民的后裔可以说遍布世界。

洪洞县位于山西省的南端,东临太行山脉,西临吕梁山脉,属于临汾盆地的北端,汾河从洪洞县西部穿过。据1995年统计,洪洞县人口65万,可谓全国大县之一。由于山西省“山川形便”的地势原因,每当战乱时期,山西成了外来人口和难民的庇护所。山西境内,大的战乱很少波及,自然灾害方面也远较其它省地轻微,据“明太祖实录”当时河南人口1891000人,河北人口1893000人,山西人口4030454人,比河南河北两省的人口总和还要多。山西人口稠密,平阳府居首位,洪洞县的人口又据平阳之首,洪洞县成为移民输出集散地就毫不奇怪了。
明代历次迁民的情况不一样,有的是因罪被迁,有的是强迫,有的是自愿,但多数是经过协调被迁的。我族家谱序文上特别说明是“奉文”迁来的,有点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味道。

著名的移民地点“大槐树”原生长在明代的广济寺旁,根据《平阳府志》记载:广济寺,唐贞观二年建,是时,寺院宏大,殿宇巍峨,僧众济济。唐宋以来,又建有贾村驿站,常驻驿官,办理四方来往公差事务。在广济寺旁有一株“树身数围,阴遮数亩”的汉槐,贯通南北的古驿道从树下经过,此地成为山西移民的集合点,明政府就是在这里编排队伍、发放川资、开拔外迁移民,“大槐树”下成了移民的集散之地。

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朝思暮想的洪洞县,首先看到的是现代的建筑和熙熙攘攘的人流,除了人们说话的口音和故乡很相似外,几乎没有一点想象中的先民遗迹。清晨,经过打听后穿过铁路来到“大槐树公园”,这里没有诗中描写的:“高塔孤悬夕照边,古槐遗迹已成烟”的凄凉景象,到是楼亭馆榭,满目青翠,洪洞人除了将大槐树作为寻根祭祖的场所,也将“大槐树公园”转变成创收的旅游景点。

洪洞的“大槐树”,民国以前本地并没有重视,现在的部分建筑是民国三年洪洞人景大启、刘子林倡议募捐而建。清末,景大启在山东曹州做地方官,在宦游中结识了不少自称为山西洪洞的移民,景大启倍感亲切,其时,同是洪洞人的刘子林也在山东长山县做官,两人相商,遂起筹建大槐树遗迹之意。二人在山东募得纹银390余两,寄回洪洞托人筹建。第二年同是洪洞人贺柏寿也从河南杞县告老还乡,也募的铜钱300余吊,也积极筹建移民古迹。这时,又发生了一件使洪洞人重视大槐树的大事:辛亥革命时,洪洞县城北的赵城人张煌率队杀死山西巡抚陆钟琦,不久袁世凯派新巡抚张锡銮率卢永祥部进攻山西革命军,卢军顺古官道南下,进军平阳,所到之处肆意抢掠,尤以赵城县为甚。卢军抢掠到洪洞县城时,军士发现了大槐树遗迹,相互传言:“回到洪洞大槐树老家啦”!大家纷纷上前磕头作揖,同时将抢来的东西扔到大槐树下面。

原来军中士卒多是冀、鲁、豫籍人,这些地方的人都知道山西洪洞大槐树是老家,士卒不忍在老家抢掠,故洪洞县才避免了这场灾祸。从此,洪洞人对大槐树愈加重视。民国初年,洪洞人孙丕康在“游洪洞古大槐树处有感”一诗中写道:“辛亥义师赴晋南,朔方士卒念家山。秋毫不犯安如故,罗拜邮亭尽解颜。”民国三年修建牌坊时,隽刻了“荫庇群生”匾额。

传说中的古大槐树是汉代所栽,原树早已无存,其处建亭立碑,称“古大槐树处,”古大槐树处东边同根孽生出第二代大槐树,也有400年的历史了,此树已经干枯多年,1974年被飓风吹倒,当地政府打了水泥座,树身用铁箍固定,重新树立起来以保存象征性的历史遗物,成为移民的见证、怀祖的精神寄托。第二代古槐的北边同根孽生出第三代槐树,现在枝繁叶茂,也有百年历史了。嘉树延年、瓜瓞绵延,令人感慨万千。

碑亭后面有金代高高的的石经幢矗立,上有金代承安五年隽刻的梵文,上面雕刻了生动的人物、动物,这是当年广济寺唯一的遗物,它才真正是历史的见证。

紧靠碑亭的东面,是当年贯通南北的驿道,这是北通太原府,西通西安府的必经之路。碑亭前靠西,建有茶室三间,为移民后裔来槐乡访古品茗而建,上有匾额书:“饮水思源”。其它题咏颇多,不一一而述。

近年,洪洞县政府建“寻根祭祖堂”,每年4月1日至10日举行“洪洞大槐树寻根祭节”,不少政府要人、知名人士、海外华侨等均来过此地祭祖。寻根祭祖堂内设十个供橱,分列554个姓氏的祖先神位,以供各地姓氏来槐乡祭拜祖先。祭祖堂中供奉五百多姓氏,以供前来寻根祭祖的人敬奉香火,同时有服务人员接受祭祖者的募捐,我以及同行的人都捐了一点钱。当年从洪洞县迁出时的姓氏众多,有少数家谱记载迁出时的原籍,我们王姓的始祖居住何村已经无从可考。

返回的路上,火车从高高低低的山岭间穿过,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即走完祖先要用一个月的时间方能走完的道路,我努力设想祖先如何拖儿携女沿途暮宿晓行的情景,此时的心情已经被现代的景物冲淡,那先前的幻觉反而模糊起来。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