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ZT多维:章含之:和各国元首们在一起

送交者: YBR 于 July 30, 2002 02:32:31:[新观察/xgc2000.net]

【多维新闻社29日电】“我的70年代短暂但充实的外交生涯留给我的另一个珍贵记忆
是我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过许多当年国际舞台的风云人物,国家元首。”《文学报》第
1315期发表章含之的回忆中,我们可以读到很多饶有趣味的细节。 (chinesenewsnet.com)






文章说,在我外交生涯中所遇到的最富色彩的人物恐怕是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的夫人
伊梅尔达.马科斯,人称“铁蝴蝶”。1974年,伊梅尔达来华访问,为其丈夫马科斯
总统的访问作准备。那时,毛泽东主席不在北京。在见过周总理等人后,李先念副
总理会见她,并正式告诉她由于毛主席不在北京,这次就不见她了。我从未见过一
位元首的夫人如此充分地利用她女人的优势作为外交手腕。当时我是翻译,坐在伊
梅尔达和李副总理后面。夫人先是表示非常失望和难过,希望中方重新考虑。李又
一次说明并非毛主席不愿见她,而是确实不在北京,请她谅解。此时,伊梅尔达沉
默了几秒钟,随即取出一方手帕,开始擦眼睛,继而听到她细微的抽泣。一时间,
李副总理不知如何是好。伊梅尔达接着把她抹眼泪的手帕轻轻地抛到茶几的李副总理
一边,不再说话,也不告辞。李副总理望着面前那方手帕,不知是不予理睬还是应
当捡起来还给她。最后,伊梅尔达成功了,李副总理答应她再考虑毛主席会见的可
能性。伊梅尔达此时破涕为笑,热烈握手后告辞。她知道已胜券在握。毛主席虽然
眼疾很重,但还是同意会见她,我们用专机把马科斯夫人送到武汉会见毛主席,使
她如愿以偿。 (chinesenewsnet.com)

第二年,马科斯总统访华,伊梅尔达出尽风头,也极其奢华。访问结束前的告别宴
会是任何来访的国家元首都未曾做过的。宴会所用食品,甚至桌布,桌面上的装饰、
蜡台全部由专机从马尼拉空运到北京,蜡台是一朵朵半透明的盛开的荷花,每个客
人前有一朵,宴会结束时请客人带回留作纪念。那晚,她那袭淡红色底绣各色浅花
的蝴蝶装的确倾倒了许多宾客。虽然那时的中国领导一般都很严肃,但不少人也禁
不住对她说:“夫人,您今晚真漂亮!”我在伊梅尔达那一桌任翻译,她向她旁边的
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推荐一种菲律宾冷菜,味道类似我们的泡菜。韩部长尝了一口,
礼貌地说:“很好,又甜,又酸,还有点辣。”伊梅尔达微微一笑,回答说:“是啊!
就像我们女人一样!”老外交家韩念龙可能从未遇到过这种对话,一时很窘迫,不知
如何对答。他的夫人在座,也是位老革命,十分看不惯,对我说:“这个女人太不像
话。我不陪她去小靳庄了!”伊梅尔达的外交手段看来是专门针对男性的! (chinesenewsnet.
com)

在我从事外事翻译所遇到的众多国家元首中,脾气最古怪的大概算特立尼达和多巴
哥的总统威廉姆斯。他同周总理会谈时,一口气讲了10多分钟,不停下来让我翻译。
我们那时的口译都不会速记,因此总统滔滔不绝地讲,我的简单记录已好几张纸,
心里很紧张,怕回过头来记不住。周总理看出我的紧张,打断威廉姆斯总统说:“总
统阁下,我是否可请你稍停片刻,让我们的译员翻译?”谁知对方说“我没有被中途
打断的习惯!”接着又往下讲,整整讲了大约半个小时,真把我急得浑身冒汗。旁边
参加会谈的同志也都为我担心。幸亏那时年轻,记忆力强,基本都译全了。 (chinesenewsnet.
com)

我们陪同他访问上海时,他本来是要去赶一个晚宴的。但当车队路过一条大街,他
看到路旁敞开式小饭铺时,坚决要求停车,他要到路旁小铺去吃饭。我们的礼宾官
不论如何劝他都不行,最后只得依他,急匆匆到这小店作些安全检查,就让总统进
去了。进去后,他又不肯单独一桌,非要和就餐的老百姓并桌,弄得我们接待人员
狼狈不堪,都说这真是一个怪老头! (chinesenewsnet.com)

我见到的最有个性的元首大概是新加坡的李光耀。他来访问时已是1976年春华国锋
任总理的时候了。一般地说,外国元首来访都要会见毛主席,第二天人民日报头版
头条刊登消息及会见照片。那一次,尽管毛主席的身体已经很衰弱,但他仍然在5月
12日会见了李光耀总理。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上午继续与华国锋总理会谈时,李光
耀忽然出示了当天的人民日报问华国锋说,你们刊登这条会见消息以及我的照片为
什么不征求我的意见是否愿意?华本来刚上台,经验不足,此时不知如何回答,只
是说这是惯例,但李光耀仍坚持登他的消息和照片应当先得到他的同意。 (chinesenewsnet.
com)

最后我应当提及的也许是美国的老布什总统。他是那种有平民心态的国家领导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身居高位,我们也许可以成为朋友。与老布什的首次见面是在1971年
11月的联合国。当时他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由于美国政府那一年还坚持反对中国
进入联合国,老布什的任务是说服昔日支持美国投反对票的国家继续投反对票。但
由于基辛格的访华以及尼克松宣布将要访华,美国在中国问题上的联盟开始动摇。
布什勉为其难,也不能挽回局面,1971年10月25日联大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
弃权通过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11月11日,乔冠华率领中国代表团到达联合国,
此时的布什大使有点尴尬。但是他与乔冠华总是要见面的。于是布什大使设计了一
次“巧遇”。正当乔冠华一行乘滚梯从底层到达联大会场那一层,即将跨出滚梯时,
布什大使“刚巧”从右边咖啡厅那边走过滚梯,两人“不期而遇”,友好地握手打招呼,
解决了这第一次会面的问题。 (chinesenewsnet.com)

1989年,当年的布什大使已竞选成功,进入白宫成为美国总统。本来在一个美国总
统与一个已经退出政治活动、退出外交生涯的我中间已没有任何必然的联系。但就
在布什就任总统不久后一天,已在纽约工作的女儿妞妞从纽约打来电话,她突然接
到白宫电话,说布什总统说,我是他的老朋友,希望了解我的近况,并通过妞妞邀
请我去白宫做客。这使我颇受感动。在饱尝人间冷漠、心酸之后,一个只是工作上
有过关系的外国人,一个美国的在位总统尚能想到十多年前曾经交往过的一个中国
外交官,视之为朋友,这是很难得的。 (chinesenewsnet.com)

大约一年后的1990年春天,我到美国时去了华盛顿,和女儿妞妞一起拜访了布什总
统。他和芭芭拉热情地请我们到他的白宫二楼的金色会客室,这是他会见私人朋友
的地方。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