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天父圣旨》、《天兄圣旨》和太平天国历史 (一)

送交者: 大叫驴 于 July 02, 2002 22:34:26:[新观察/xgc2000.net]

《天父圣旨》、《天兄圣旨》和太平天国历史

从1983年3月以后的一年多中,我应邀在美国、英国和联
邦德国进行访问、研究。这些国家,特别是英国,同太平天国
有很密切的因缘,去那里搜访太平天国史料是我的目的之一。
这方面的收获是嗟堪告慰的,我得到了若干太平天图文献和其
它中、英文史料,其中最重要的是在英国发现了太平天国的两
种印书:《天父圣旨》和《天兄圣旨》。

太平天国宗教是中国旧有的民间宗教和西方基督教的混
合。金田起义前的戊申年(1848),杨秀清、萧朝贵开始以天
父天兄附体传言的方式发布指示,处分事务。自此,天父天兄
附体的杨秀清、萧朝贵就成了太平天国各种事务的最高诏示
者、裁决者。太平天国在壬子二年(1852)颁刻有《天命诏旨
书》、《天父下凡诏书(一)》两书。前者系将“天父天兄圣
旨命令最紧关者汇录携刻成书”①,摘录天父天兄之圣旨命令
九条,其下限止于辛开元年(1851)十二月初三日,后者是辛
开元年十月一次天父下凡的特写---揭露、处分内奸周锡能。
癸好二年(1853)太平天日出版《天父下凡诏书(二)》,这
是又一次天父下凡的详细报导,其内容是天父要杖责天王和扬
秀清谏奏天王的若干事实。丁巳七年开始出版的《天父诗》等
也有少量的天父天兄圣旨的片断。这些书是研究太平天国的重
要史料。但它们所记录的事,比之杨秀清、萧朝贵在长时期内
频繁下凡所可能涉及的事,无疑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新发现的
《天父圣旨》现存卷三,记甲寅四年(1854)正月二十七日至
丙辰六年(1856)七月初九日天父约二十次下凡事;《天兄圣
旨》有卷一卷二两册,是完整的,记戊申年(1848)九月天兄
初次下凡至壬子二年(1852)三月十五日间天兄一百二十余次
下凡事。它们涉及金田起义和太平天国历史上许多重要的或有
趣的史事,其中几乎每一件事都是我们过去不知道或不详细知
道的。可以说,这两种书大大地丰富了太平天国历史。

金田起义准备时期的史事是太平天国研究个的难题。太平
天国自己在这一时期的文献极少,传世的《太平天日》一书,
叙事仅至丁末年(1847)十一月;而在封建统治者方面,也少
有记录当时“拜上帝会”活动的作品。《天兄圣旨》的史料价
值之一,在于它对金田起义前“拜上帝会”内部的上层情况提
供了直接的记载。

太平天国《奉天诛妖救世安民谕》说:“戊申岁,......三
月上主皇上帝降凡,九月救世主耶稣降凡,显出无数权能,诛
尽几多魔鬼。”。但我们不知道这种事是怎样开始的。《天兄
圣旨》开篇第一段说:

“戊申年九月间,天兄劳心下凡,垂怜效世,时在平山。
因萧朝隆有罪当责等事,欲一一明示天王,爰降托西王金
口云:朕是耶稣。有人欲来听旨者,亦使人讲,在尔面前
讲一句,头两晚,讲句话,不得乱传,不得乱讲,讲一个,
后来不算我。其时救世主常唱天父上主皇上帝所题之诗,
教导人。......十月二十四日,平山时,天兄基督谕天王
云:洪秀全弟,尔认得朕么?天王曰:小弟认得。......”

这是天兄初降时的情况。天兄说的话,有一些不易理解;萧朝
隆应是萧朝贵的弟兄行,所谓有罪当责,是说“得罪天兄”,
并未明示内容。但至少可以看出,天兄最初出场,系通过自我
报名,自我介绍。

自从天父、天兄通过这样的方式讲话被确认后,“拜上帝
会”内部的关系也就渐起变化。

“拜上帝会”原为冯云山所手创①,冯云山遥奉洪秀全为
教主。洪、冯二人实为主要领袖。杨秀清、萧朝贵入会年份无
明确记载。他二人都住在紫荆山区。根据《太平天日》,直到
丁末年(1847)底冯云山被拘捕时,洪秀全、冯云山在紫荆山
的活动都末见有杨、萧二人参加。洪秀全在冯云山被捕后曾作
诗抒怀,流露出怅惘之情和寂寞之感,这从侧面说明,杨秀
清、萧朝贵即使在那时已经入会,但同洪秀全并没有密切的关
系。

戊申年(1848)三月、九月杨、萧先后成为天父天兄的代
言人后,他们的重要性和他们同洪秀全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
变。就在天兄首次下凡后不久,洪秀全同天兄有一次对话:

“天王曰:天兄,大平时军师是谁乎?
天兄曰: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俱是军师也。洪秀全胞
弟,日头是尔,月亮是尔妻子。冯云山有三个星出身,杨
秀清亦有三个星,萧朝贵有二个星。杨秀清、萧朝贵他
二人是双风朝阳也。即番郭亦有一个军师。
天王曰:他姓什么?
天兄曰:姓蔡。
天王曰:既来中国否?
天兄曰:目下还在番郭也。”

所谓“太平时”,意为“起义建国时”。名次仍然是冯云山在
前,但杨、萧自此取得了与冯云山同为军师的地位。所谓番国
的蔡姓军师则不知何所指。

天父天兄下凡是极为频繁的,有时甚至一天下凡几次。天
兄所说的,有些纯为天堂上的神话,有些是对洪秀全的吩咐,
有些是对各处会众的命令,有些是指示“拜上帝会”的武装斗
争事宜。总之,天兄几乎对一切公私事务作出处置,向洪秀全
或其他人作出指示,杨、萧二人的实际地位越来越重要,庚戌
年(1850)七月广东高州“拜上帝会”派弟兄来报告与当地
团练冲突、斗争的情况,洪秀全带同来人到天兄前听取主断:

“天兄曰:手指甲事都要朕天兄分断吗?四处靠尔,尔要灵
变处治。设秀清、朝贵不在尔身边,尔又将何以分发兄弟也?
天王奏曰:小弟......至今还未曾十分灵变,算是无用......
天兄曰:话是无用,亦算有用。今高州些事,总是妖魔作
怪,踊动外小来侵害。现忍耐先,让人三尺,......尔将
朕话转谕他们回去也。”

这时正是金田团营期间,有很多事待领导核心决断处理。洪秀
全等并不是“无用”到“手指甲事”都拿不出主意,而是在已
形成的天父天兄的权威之下,他们已不可能离开杨、萧的指
示。在这次天兄下凡后数日,洪秀全、冯云山、萧朝贵、韦昌
辉等都在洪山(平南鹏化山区),商定由萧、韦二人“到白德、
八洞等处教导兄弟”,洪秀全向下凡的天兄请示此事。天兄回
答:明晚让萧、韦二人“先差人去吊(调)几个远方兄弟到
来”。洪秀全不明所指,请求讲明。天兄说:“尔现有两个军
师(按指冯、萧)在此,待朕回天后,尔问朝贵也。”天兄回
天后,萧朝贵说,天兄的意思必是叫派人去象州调一名“妖魔
降托”的李某来此。当天下午,天兄又下凡,天王告以萧朝贵
所理解的天兄指示的意思,天兄点头称是,并与洪秀全有如下
对话:

“天兄曰:秀全,当前朕话谁人想出?
天王奏曰:是朝贵妹夫想出也。
天兄曰:是他想出,他都做得事。
天王奏曰:天下万郭都靠秀清、朝贵三人,岂有不做得事!
天兄曰:他二人又不识得多字墨,云山、韦正方扶得尔
也。况天下万郭又有几多帮手,又有珠堂帮得尔也。
天王奏曰:这边帮手不是十分帮手,秀清、朝贵乃真十分
帮手。至珠堂,有好多人未醒,何能帮得手也!
天兄又曰:秀全,朕天父天兄若不是差秀清、朝贵二人下
来扶尔,尔实难矣。”

天兄表扬萧朝贵能猜透他的意思,未免滑稽。这段对话表明了
已形成“天下万国”大小事都需要杨、萧指点的局面。虽然天
兄谦虚说他二人不识多字,冯云山、韦正方能扶保江山,但这
显然是反跌语。天兄在这里说到“珠堂帮得尔”。珠堂之名在
《天兄圣旨》中出现多次,旁有双竖符号,是一地名。此前之
七月十八日,天兄谕天王:“秀全,尔还去珠堂么?”天王说:
“他们十分礼重小弟,小弟永不敢回踪矣。”次日,“天兄因
珠堂人多为妖惑,欲天王等起马仍回金田。”可见,在天兄看
来,珠堂的很多人是不可依靠的,但在此次同洪秀全的对话中
却说“珠堂帮得尔”,这决不可能是真话。至于云山、韦正,
天兄不同意洪、冯、萧、韦商定的派萧、韦二人去白塘、八洞
的意见,指出要调人去象州调“妖魔降托”的李某,那时,天
兄就告诫冯云山:

“天兄转谕南王曰:云山,尔要放醒来,周时肚内打稿,
真草扶尔二兄也。
南王奏曰:遵天兄命。
天兄又转谕南王、韦正曰:云山、韦正,肚内灵变,扶尔
二兄,不是小事,天下万郭这样大事也。象州这事,现
今最紧,尔两人计不及他。八洞、白塘可宽可紧,尔两
人自今踌躇。难道手指甲事都要朕下来吩咐么?
南王、韦正奏曰:小弟自今晓得失。”

天兄一方面说杨、萧不识多字,冯、韦方扶得江山,另一方面
则表扬萧朝贵,批评冯云山和韦正,这样,杨、萧的优越地位
自然是在冯、韦之上了。但天兄和天王的上述对话,虽然显示
了杨、萧地位之优越,但也表明了这种地位当时在人事上尚未
明确和固定。

韦正在《天兄圣旨》中出现始于已酉年(1849)二月。二
月中旬,天兄降临为韦正及其父韦元价题诗:

年宵花景挂满堂,玠人此钱自由当
为子监生读书郎,正人子前二萧凉

天兄经常下凡给人题诗,大多不甚通顺明白。但此处“为子监
生”一句为今之史家解决了韦正是否“监生”出身的疑问。此
次题诗后,天兄曾多次谕韦元玠,要他“识得破洪秀全做得大
人起”,要他“晓得为顾三星乃、云山、秀清、朝贵等”,要
他“爱重韦正”,要他同意“尔子韦正跟得三星去。所谓
“三星”,即洪秀全,《天兄圣旨》中每称洪为三星、三星兄、
星兄、三星禾王,洪妻为三星嫂,冯云山为云开山顶,杨秀清
为禾乃、双青脚起、双星脚起,萧朝贵为月婿。此后,《天兄
圣旨》中记载韦正参与了很多活动,并常同萧朝贵在一起。庚
成年(1850)七月金田团营时期,洪秀全曾住韦家。八月,
“天兄欲韦正扶实天王,和顺兄弟”,谕他:“这今各处团方
也,有事情,尔要时时灵变,肚里要翻翻转,......有事尔同尔
妹夫(按指萧朝贵)商量理酌。”该时,杨秀清正患“口哑耳
聋,耳孔生脓,眼内流水”之病,看来韦正和萧朝贵担负了领
导团营起义的很多工作。从《天兄圣旨》看来,韦正在己酉年
(1849)八月就已被明确了他也是天父上帝之子的地位。这年
八月上旬一次天兄降凡时,“天王问天兄基督曰,天兄,韦正
在高天与小弟们是同胞否?天兄曰:他同朕们总是共条肠也。”
金田起义后,天兄在一次下凡教导韦正的妻小时,还提到韦正
是“天王军师”。

石达开在《天兄圣旨》最初出现是在己酉年(1849)八月,
这时,天兄命萧朝贵、韦正到贵县接洪秀全、冯云山去金田深
藏,命石达开伴送到金田。从《天兄圣旨》中所见的石达开活
动较少,但其中有一件特出的事被详细记录下来,表现出石达开
某种独立的性格。己酉年冬,贵县六团村发生了大规模的武装
斗争,“拜上帝会”方面的主将是石达开,对立面是周凤鸣。
当“拜上帝会”方面取得胜利后,“天兄因众等既破妖窟,准其
暂行班师休息”,意即命令撤军。韦正附和天兄的主意。于是
天兄命韦正差人唤石达开、黄玉绣等,传达班师指示。石镇
(上‘山’下‘仑’)、黄志忠先至,听指示毕,天兄又下凡:

“教世主基督谕叶享才曰:叶享才,尔说不可班师,尔能
挪得粮草么?
享才奏曰:达开哥及玉绣他说顶起粮草也。
天兄曰:石福隆、石贤隆、石镇交等粮草将尽,尔还不知
么?俄而翼王、玉绣至前。
天兄曰:韦正、达开、玉绣,现圣兵尔三人意见如何?
韦正奏曰:现大军既毁周凤鸣巢穴,他畏惧遁去,大军现
宜回朝,朝见太平王也。
天兄曰:尔说是也。
翼王、玉绣俱说不可班师。
天兄厉声曰:据朕子爷在高天看来,都无些指甲事情,尔
等何竟毫无胆识也?石福隆等家粮草将尽,尔还不知么?
翼王、玉绣二人奏曰:小弟二人在后顶起也。
天兄不答。”

这一次战斗未见地方史志记载。广西太平天国文史调查团所著
《太平天国起义调查报告》记“达开乡那帮村六十六岁老人周
青霄”的口碑说,有一名周老妹者跟石达开出去,后来回家被
六屈村地主周凤鸣说是跟贼,捉来杀了;石达开的房屋在起义
后被周凤鸣说是“贼屋”而被烧①。是周凤鸣确属于仇视太平
天国的敌对势力。

如石达开在天兄面前坚持己见者,在《天兄圣旨》中实为
仅见。天兄虽然最后决定班师,但争论并未结束,洪秀全立即
从紫荆山赶到贵县,处分此事。几天以后,天兄叫刘文明、叶
享才回去,“转谕达开宽草、放胆,不好信人挑唆也。”看来
是一种安抚和告诫。石达开以后很少在《天兄圣旨》中出场,
但他是核心领导分子之一是没有疑问的,金田起义后天兄有一
次提到理事的领导人有“秀清、朝贵、云山、韦正、达开、日
纲”。

胡以晃不在这个领导核心中,但《天兄圣旨》记有他的若
于事迹。他初次出现是在已酉年(1849)十月,天兄谕他“要
识得三星”,“识得冯云山、秀清等”。十一月十六日,天兄
在胡以晃家下凡,“谕之曰:胡以晃,尔现在要同朝贵去朝
王,特赐盔甲与尔,尔要紧谨口也。”庚戌年(1850)正月一
次天兄与天王的对话中提到“胡以晃欲变卖田产为天父天兄
事”,当即传唤胡以晃来面加嘉奖,并嘱他“转谕洪山各兄弟
宽心”,看来胡以晃已是鹏化山一带的领袖。

天父天兄附体传言的确立,减低了冯云山的重要性,在一
定意义上也削弱了洪秀全的发言权,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
天父天兄下凡活动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要求会众“认识”洪秀
全,意思是要求会众确认洪秀全是“真主”,这对于原来是一
个宗教团体的“拜上帝会”逐渐政治化到最后发动起义,却起
了积极的作用。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