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木哈蓝路与简单原则

送交者: 糊涂虫 于 July 02, 2002 17:14:33:[新观察/xgc2000.net]

星期天的早晨.初夏.空气已经黏得化不开.不敢喝咖啡,喝冰
开水.一屁股跌进椅子里,话都懒得说.

他,像永远的Robert Redford,Out Of Africa, 飞越非洲.大家热
得半死,他却从来不流汗.

昨晚的电影,木哈蓝路(Mulholland Dr.),是Simple Principle.

什么是简单原则.

简单原则就是Every thing is accidental.木哈蓝路是简单原则
,运转方法,和存在铨释(Simple principle, operational method,
and existential interpretation.)

我讨厌木哈蓝路.极度的讨厌.所谓运转方法,用不同的观点.木哈
蓝路就比Jackie Brown,比罗森门,差.人家用多种观点述说故事
还有迹可寻.这个木哈蓝简直荒谬到家了.

啊,这是原则的不同.罗森门是运转方法,和反映原则,或者统一
原则.木哈蓝的简单原则是纯意外的,没有因果关系的,所以你
受不了.

我不管.反正这种没有因果的叙述方式用在电影里就不对.电影
是两个小时的故事发展.这样乱七八糟的运转,没头没脑的乱讲,
就是烂.对观众不负责.电影不像绘画.绘画可以简单,反正都在
一个框子里.电影可是有时间性的啊.

时间性?你认为绘画没有时间性吗?难道世界上没有时间性的绘画
吗?

哦...有.中国的横轴绘画有点时间性,卷到那里算那里.可是西洋
画不就一个画框吗.

难道你认为你看了一幅画,像人们游艺术馆一样,每幅画看二十
秒就看完了吗?

哦...我不管,反正都是一个框子里的.

你吃错了什么药吗?

你昨晚为什么到半夜十二点半才睡觉?把我吵醒,害我没有睡好?

我们还是赶紧出门,去买东西吧.

一家三口,踢踢拖拖的终于出门,把车子开到了郊区.慢点,肚子
饿了,先吃点什么吧.讨论了半天,决定还是吃麦当劳,有沙拉,还
有结婚汤,不至于把妈妈给饿死.而且女儿要吃巧克力泥巴派.

结果麦当劳没有结婚汤,也没有巧克力泥巴派.一行三人各自落
坐.妈妈愤愤的摇那一杯青菜.一席无话,大家吃得无趣.

这时一个长得矮矮胖胖的印度人走到男洗手间要上厕所. 他用力
的把门拉开.只见那门的手把,离门而去,落入胖男人的手里.那人
也好玩,不叫不闹,拿了个手把,呆了好半响,最后又把手把装了回
去,站在门前傻站.这时妈妈已经快笑弯腰了,女儿也跟着笑,把
场景转述给爸爸.然后一个老太婆,好老好老的,老得背都成了九
十度弯转的现象,托个托盘,漫珊得走过.身上穿的却是个亮眼的
宝蓝色上衣.一切都显得如此超现实.

妈妈和爸爸几乎一起开口说话.妈妈说:也许木哈蓝是对的.

EVERY THING IS ACCIDENTAL.

爸爸说,你记不记得那一个杀人的场景?

两个男人在对话,互相问好.忽然一个男的把另一个男人用灭音
枪杀了.在他把指纹擦干净,布置现场时,一不小心,枪走了火,
一个子弹穿墙而出,隔壁一声娇斥.男人放下枪,走到隔壁,发现
一个三百磅重的胖大女人.胖女人说,是什么东西在我屁股上咬
了一口.男人说,我来帮你看看.走到她身后,猛不妨的要勒她脖子.
结果女人太胖太大.男人勒不死她.两人跌跌滚滚,纠缠不休.在
走道里,碰到个清扫的男工.清扫工木头木脑的看著他们.男人把
胖女人拉到房内,找到手枪,把女人打死.清扫工也跟着进门傻看.
结果杀人犯干脆也一枪把他给解决了.脑人的吸尘器仍然响着.
杀人犯一怒,朝吸尘器也发了一枪.结果吸尘器短路,引发了警铃
大响.一个本来应该是不声不响的谋杀,却搞得警铃大响,天下大
乱.

妈妈这时已经笑得猛擦眼泪.断断续续的,妈妈说:在看过电影的
十二小时之后,我仍然活在木哈蓝路里.

(Mulholland Dr. Directed by David Lynch whose work included
Blue Velvet.)

木哈蓝路里.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