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愚人连路遥的小说都没看,却大谈其哲学意义,相当诙谐:)

送交者: 黄叶 于 July 01, 2002 16:22:35:[新观察/xgc2000.net]

【假如它是你说的路遥的小说的理想归宿,那么,在当时或七十
年代末期,无论如何,这是一种乌托邦,多多少少在为农村的
几十年来所造成的一穷二白开脱,也还和这之前当局的反智教
育增添艺术上的支持。】

高加林被打回原形,不过是成了城乡鸿沟的牺牲品,根本不是什么
“回归土地”“乌托邦”“理想归宿”。

作品描写了农民极端的贫困和绝望的处境,“他们一辈子不相信别
的,只相信命运;他们认为人在命运面前是没什么可说的。”高加
林为了梦想,背叛爱情、出卖良心(这是乡下人的评价),是命运让
其梦想破灭,最后一无所有。《人生》完成于一九八一年,包产到
户刚开始,还没有什么好的希望。回乡对高加林是一种彻底绝望的
处境,哪有什么“哲学涵义”。

这种悲剧的深层原因,只能让读者自己去体会,不能明说。愚人给
作者扣上“多多少少在为农村的几十年来所造成的一穷二白开脱,
也还和这之前当局的反智教育增添艺术上的支持”,实在诙谐:)

【我并不反对“回归土地”,要看是在什么形势下回归?回归什
么?如果“回归”是因为后工业化无所不在的技术阴影下,人
被变成工具,而失去了人的自然本性,则我是同意提倡“回归
自然”的,但不一定要像高加林似的修理地球。】

这段尤其诙谐。到现在中国都还没有工业化,却大谈十几年前如何
“因为后工业化无所不在的技术阴影”!

【我一想到黄土高原的贫穷;一想到八十年代有一次成都到北京,
在卧铺座的挂钩上为北京同学买的一大串嫩姜,各种新鲜蔬菜
在半夜路过西安车站时,被窗外的陕西人用铁钩钩走;一想到
九十年代初,有人去华山玩,想照张风景相片,请几个坐在大
石上挡住风景的陕西农民暂时让一让,却没想到,照完了像后,
那几个农民问旅游者收“风景费”,这样的关于陕西的事例可
以装几箩筐,便觉得路遥的“回归土地”迂腐(我不好意思破
坏这里一些岁数相当的朋友的青春偶像,故使用“迂腐”)得
可笑。】

如果《人生》还能扯得上“回归土地”,《平凡的世界》中的主角
孙少平千方百计逃离土地最后当了煤矿个人,二流子王满银是最早
逃离土地的,最后回归土地,却是心身疲惫的选择。直到近几年高
额苛捐杂税才彻底斩断一部分农民的留恋之心。之前土地是农民安
全感的唯一保障。至少现在很多农民进城打工后回乡,是由于城里
没有他们的立锥之地,否则,以他们的耐劳、易满足,他们会在城
市扎根。北京的浙江村和其他流动人口聚居区被扫荡,就是现实。

“可以装几箩筐”的事例在其作品所表现的年代中根本就还没出现。
不看作品、不看时代,象唐吉科德对风车宣战一样,找个压根不存
在的“回归土地”这样的目标,说作者“迂腐”,这太诙谐了:)

如果懒得看长篇,《人生》并不长,看完了,再作评论比较地稳妥。至少应该看看转贴的故事梗概和作者经历。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