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人生》《平凡的世界》是路遥最杰出的作品。

送交者: 黄叶 于 June 30, 2002 08:21:44:[新观察/xgc2000.net]

《人生》《平凡的世界》是路遥最杰出的作品。

路遥的小说描写人物的爱情、前途、梦想。这一切被城乡隔离制度扭曲和粉碎,
人物在这一制度下苦苦挣扎。高加林背叛爱情,孙少安则不得不忍痛放弃自己
的爱情。如果读者心灵中还有着对爱情的珍惜和渴望,就能体味到巧珍、孙少
安与田润叶所经历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这样的悲剧在中国恰恰是现实的。
户口制度不仅仅在当年造成许多不幸的爱情和婚姻,至今仍然是数亿打工者可
能遭受非人待遇的根源之一。两篇小说中的爱情悲剧都发生在七十年代末期农
村经济尚未改善的时候。如果忽略这些时代特点去看路遥的小说,自然会产生
出各种不理解。

这两部小说是作者呕心沥血之作,《人生》历时两年,《平凡的世界》则历时
六年。其成书年代恰恰是五十年来最宽松的一九八○年至一九八八年。作者跟
当年的所有人一样,仍然对WGZ抱有幻想,故其作品种出现清正廉价的官员,
一方面是作者的理想,另一方面也是某种程度上的现实情况。高加林叔叔六亲
不认在那个年代初并非不现实,既有可能是党员的铁石心肠,也有可能是顾忌
舆论或者是故意撇清,因为高加林的罪名是“走后门参加工作”。

户口制度是当时最严酷和无法通融的。直到八九年,发配原籍和边远地区仍然
是一种对大学生最有效的惩罚,何况对于农村户口的人。直到九十年代由于政
府经济份额萎缩,才使得知识阶层有了户口制度无法约束的自由,但是“三证”
对户口制度的强化,使得农民失去了八十年代中逐渐拥有的有限的自由和尊严。
《平凡的世界》描写了从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五年这十年间农村由绝望到充满
希望的变迁。八十年代中期是农民短暂的好时光,尤其是对于经历了最黑暗的
二十多年的人们,同时那又是户口制度仍然法力无边的时期。

《人生》写了户口制度对人的摧残,《平凡的世界》则更进一步描写农村经济
制度和户口制度下,农民的绝望和极度贫困。《人生》只讲了一个小故事,而
《平凡的世界》则描述众多人物在那个变迁的时代中的痛苦与欢乐、希望和绝
望。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品,直今仍然没有可以相比的,作者创作的认真态度也
远远超过其他人。光是查阅十年中的旧报刊记录当时历史背景,作者就花了一
年多的时间。 《早晨从中午开始》讲述了这一创造过程。

后来陈忠实的《白鹿原》写的是清末到四九年这一时期,还有池俐的小说,虽
然都不错,但深度无法跟《平凡的世界》相比,也无法达到震撼心灵的效果。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