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我是流氓我怕谁?

送交者: 颜不染 于 June 29, 2002 10:15:04:[新观察/xgc2000.net]

当年,常看冯骥才的津味小说。既然是津味小说,其中当然少不了天津泼皮─一群都
是一群“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主。记得某一篇小说里有一位小流氓,此人似乎从来
不知道什么叫“怕”;某日,该小流氓坏了某大流氓的大事,结果于大街上被人公
然请进某大堂,小流氓虽然已遇感有不测之事发生,当众却仍然是一副英雄虎胆的
模样。未曾想,小流氓进去不到一分钟就全身而退,只不过他蹲在门前再也迈不动
步:老少爷们行行好,劳驾给俺一块遮羞布。原来,流氓也是需要遮羞的。当遮羞
布也没有的时候,流氓也会害怕的。

是的,人与畜生的最根本不同在于人需要一块遮羞布;即使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流氓,
也怕少了一条遮羞布而与畜生为伍。然而,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遮羞布。比方说某
些女人,她们需要的遮羞布不是比基尼,她们的遮羞布是贞节牌坊。另外还有某类
男人,如果你当众剥了他们的裤子,他们正好来个当街裸奔,才不会像冯骥才笔下
小流氓那样迈不开步呢。

这类男人的遮羞布叫“惭愧”,因为他们懂得惭愧,所以他们不是动物。那么他们
什么时候会惭愧呢?他们和好友的妻子上床时是不会惭愧的,因为“朋友妻不可戏”
的古训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假道学而已。他们只会在知道好友已了解真相时才会忽然
惭愧起来,非如此不足以证明自己“坏也没坏到家,还有点傻乎乎的善良”。

成都陈重,就是一个用“惭愧”当遮羞布的男人。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