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神探解析贺梅抚养权案之迷团

送交者: 寒宇 于 August 14, 2002 22:51:25:[新观察/xgc2000.net]

神探解析贺梅抚养权案之迷团

寒树

华生:福尔摩斯先生,你上次为我们解答了贺绍强性攻击齐晓君案的疑点,获益菲浅,
但现在的主案是贺梅抚养权案,我们广大网友迫切需要你给他们解析贺梅抚养权案的迷
团。

福尔摩斯:案子要一个一个来。对贺梅抚养权案的理解要建立在齐晓君案的基础上,如
果不把这两个案子联系起来看就很难得出正确的结论。

(如果没看过福尔摩斯对齐晓君案的分析,请点下面连接。)

华生:在贺梅抚养权案里,最令人困扰的一个问题是,贺家为什么把小贺梅在出生不足
月时就迫不及待地托养出去?网友的解释可归结为几个。一,为了钱,占美国人的便宜;
二,利用小贺梅的关系为自己办绿卡创造条件;三,贺家自己提出的理由,即经济困难,
养不起小贺梅,且有官司缠身,无精力养小贺梅。你看哪种解释正确?

福尔摩斯:据我分析,以上三种解释都不正确,都经不起推敲。拿第一点来说,即使
为了占点小便宜也没必要那么迫不及待地,甚至小贺梅还没出生就打起算盘来。难道第
一个女儿的亲情压不倒一点小利吗?我认为,对贺氏夫妇应当用一般人的标准来看,虽
然他们品德不高,但也不应当否认他们具有一般人的感情。应当说,贺氏夫妇还是爱小
贺梅的,不然他们后来也不会花那么大代价来要回小贺梅。从小贺梅的照片看,她是个
非常可爱的小女孩,连我们外人看了都喜欢,何况她的亲生父母了。

第二种解释也不对,利用小贺梅的关系为自己办绿卡是不大现实的。如果移民法这么好
钻空子,那么很多人都会走这条路了,而实际上没有听说过一个这样成功的例子。

华生:贺氏夫妇说他们托养小贺梅是因为经济负担不起,有生小贺梅时医院留下的
$12,000 账单,还有官司缠身等理由,你看这么说是否有道理?

福尔摩斯:这种说法经不起推敲。这$12,000的 账单象贺氏夫妇这样的低收入家庭是
可以不付的,这在中国留学生生孩子中屡见不鲜。养小贺梅有政府补贴,这在寒树和
曹长青的文章中讲得很清楚了。我还有一点补充。办理政府补贴的手续很简单,有政府
的社工(social worker)专门帮你办,你只要把自己的姓名住址等基本信息填个表就行了。
我相信这难不倒聪明的中国人,中国人办绿卡的手续远比这复杂得多,他们都克服了
第三种解释已经被许多人驳斥过了,我就不重复了。但是我认为,第三种解释比前两种
说法更接近事实,但它又不是事实,它是被掩盖了的事实。我们只要剥去它的伪装就能
发现事实真相。

华生:那么你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吧,让网友们看看有没有道理。

福尔摩斯:我先假设贺氏夫妇爱小贺梅,一是从人之常情出发,二是根据他们全力争夺
小贺梅的决心。既然爱小贺梅,却又要迫不及待的把她送出去,那么必有一个重要的原
因。是什么原因能把自己可爱的小宝贝赶出家门呢?老乡不足以为此,经济节倨也不足
以为此,买不起保险更不足以为此,只有那场与齐晓君的官司足以为此。

华生:贺氏夫妇不是也提到那场官司了吗?

福尔摩斯:所以我说他们说的较接近事实,毕竟他们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但我又要指出
他们做了掩盖。在他们的理由中,经济因素是第一位的,官司是第二位的。这也是大家
把注意力集中在经济因素上,而忽略了官司的影响。我认为,官司是第一位的,经济因
素是第二位的。别看只是简单颠倒了一下次序,性质大变。

我现在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贺绍强在性攻击案中被判有罪,须服刑数年,那么大
家是否还认为小贺梅不应该被托出去?如果小贺梅跟着罗秦,罗秦即要照顾体弱多病的
小贺梅,又要打工谋生,你说艰难不艰难?罗秦在做了刨腹产手术后,带一个早产儿已
经够艰难了,如再去餐馆打工,大家也知道,在餐馆打工是很累的,我敢肯定,她一定
打不下来。况且在她打工时,要花钱找人看小贺梅,她能挣足够的钱交房租,小贺梅的
托儿费以及生活费吗?

在贺绍强进监狱的前提下,如果不想把小贺梅送回国,那么通过教会给小贺梅找一个抚
养人家是不是个好主意?大家注意,这里关键的问题是贺绍强是否进监狱。如果贺绍强
不进监狱,那么把小贺梅送出去就是错误的,但当贺绍强进监狱时,送出去小贺梅就不
那么错误了吧。

华生:当时贺绍强并未进监狱,干麻那么着急呢?

福尔摩斯:这里不得不承认贺绍强对家里还是有责任感的。如果等贺绍强进了监狱再去
找人家就来不及了。罗秦不懂英语,如何跟人打交道谈女儿抚养这样重要的大事?

华生:难道当时贺绍强进监狱的可能性就那么迫在眉睫吗?

福尔摩斯:你算问到点子上了。当时陪审团并未判证据不足,所以贺家整天提心吊胆,
惶惶不可终日。贺绍强自己很清楚他有没有对齐晓君性攻击,如果他攻击了,那么他就
没有把握自己不被判刑,而且这时他会认为自己判刑的可能性较大;如果他没有攻击,
那么他就没有理由认为自己会被判刑。在美国被误判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可见他在做
自己被判刑的准备,这也间接证明了贺绍强有对齐晓君性攻击。

华生:你讲的有道理。

福尔摩斯:贺绍强当然不能把这样的理由说出来,露了天机,于是找出个自认为说得过
去,实际上漏洞百出的经济理由。

华生:那么三个月后为什么不去领回小贺梅,一年后才要领回小贺梅。

福尔摩斯:他们说没有准备好还是有根据的,即三个月后还不知道贺绍强是否进监狱。
但一年后,陪审团的结论出来了,看来贺绍强不用进监狱了,所以到了领小贺梅的时候
了。因为再不领的话,恐怕夜长梦多,以后更领不回来了,可惜已经晚了。由此可见,
没有对齐晓君的性攻击,就没有小贺梅被托出去这样的节外生枝的事情。

华生:根据贺太太罗秦的说法,贝克夫妇在代养小贺梅三个月不到就提出要继续抚养小
贺梅,这与今日美国报的说法有出入,你认为到底哪一个说法准确?

福尔摩斯:我认为今日美国报的说法准确,即在贝克夫妇代养小贺梅三个月后,贺氏夫
妇仍然宣称经济有困难,主动提出让贝克夫妇继续无限期地抚养小贺梅。这个当地教会
可以作证。因为今日美国报的记者是在采访了贺氏夫妇和当地教会后写的文章,并经过
他们认可。贺氏夫妇没有指出过今日美国报报导不实,相反,他们把今日美国报推荐给
大家作为了解案情的依据。这里我特别要指出合约里的无限期,贺氏夫妇是知道这个无
限期的,这也是他们当时的选择。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准备好接回小贺梅,
有可能贺先生性攻击罪名成立被关进监狱几年,那么他们就无法在那时定出一年的限期。
现在贺氏夫妇把这个无限期说成是贝克夫妇的阴谋于理不公。

华生:贺绍强说他忘记了是否付掉了医院的那$12,000 账单,这让人颇有疑问,你看这
其中有什么问题?

福尔摩斯:这是贺绍强的又一大漏招。让我们从人之长情出发,如果你忘记了三年前是
否付过一张账单,那一定是一张小面额的账单,而绝不会是一张几乎使你破产的账单。
那么这$12,000 对贺绍强来说会小到毫无记忆吗?如果他是百万富翁那还说得过去。所
以我们有信心地判断,记不清付过没有就是没付过。

从他的这个记不清我们还可以推断出另一个结论,即美国政府已经免掉了这笔账单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没有免掉的话,那么讨债公司就会每隔一两个月给他寄一封信,
时时提醒他别忘了这么一笔债务,他就不会记不清了。因此他拿这$12,000 作挡箭牌
实在是对不起小贺梅。

华生:有那么多人说贺绍强把女儿给贝克家抚养,一点钱不花是贪小便宜,可是贺家又
说,他们提出给贝克家每月$350的托儿费,是贝克家坚决不收的,这如何解释呢?

福尔摩斯:如果贺家所说是实,那么说明他们还是有一点良心的,觉得一个子儿不花实
在过意不去,还硬把$350放在贝克家的沙发上以求得心理上的安慰。现在我问大家,你
们愿意不愿意相信贺家是真心实意地要给贝克家每月$350的抚养费,还是嘴巴上说说装
装样子而已?

如果你相信贺家的诚意,那么贺家说付担不起小贺梅的保险费就不攻自破。大家先估计
一下,给小贺梅买医疗保险一年要付多少钱?$1,000够不够?$2,000够不够?
$3,000够不够?而每个月付担得起小贺梅$350的托儿费,那么一年就是$4,200。这样
只要小贺梅一年的保险费不超过$4,200,贺家就能付得起。说实话,如果有这
$4,200,不仅小贺梅一年的保险费够了,连小贺梅一年的奶水钱和尿布钱也够了。这进
一步证明了把小贺梅托出去不是经济上的原因。

华生:贺家跟律师合作得很不愉快,在齐晓君案中就换过两个律师,在贺梅抚养权案中
又几经波折,最后才有一个免费律师主动上门,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福尔摩斯:在齐晓君案中换律师有两种可能性,一,拖延时间的战术,每次换律师,律
师要从头至尾了解案情,需要花一定的时间。如果贺绍强是清白的,干麻要拖延时间
呢?他应该要求法庭尽快判决,早判决早清白。拖延时间则说明形势可能对他不利。二,
律师跟他对一些问题看法不一致,使得合作无法进行下去。我们知道,律师是一个专业
化很强的职业,一个案子能不能打赢全看律师的专业水平了。律师要想赢得案子,就要
在法庭上滴水不漏,无泄可击。但是贺绍强给我们提供的各种各样的说法漏洞百出,连
普通人都看出破绽,那么一定过不了律师这一关。律师如果在法庭上采用贺绍强的说法,
那么就一定会被对方的律师打得落花流水,这样贺绍强的律师就会因为在法庭上表现不
好而声誉受损,以后生意也不好做了。于是贺绍强的律师就会质疑他的说法,从而使贺
绍强很不快,造成合作破裂。

华生:贺绍强最近给多维社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说他们99年5月3号就给小贺梅办好中
国护照准备送小贺梅回国,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福尔摩斯:我们注意到,5月3号是小贺梅三个月的临时托养期尚未结束,临时托养期于
5月23号结束,如果贺家真想送小贺梅回中国的话,那么在5月23号小贺梅回家之际是没
有任何阻力的。但是贺绍强没有提到他为何后来改变了主意,要把小贺梅继续留在贝克
家。我想,贺绍强那时已经失去奖学金了,无论他回国还是罗秦回国,他们都无法再进
入美国了,而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人把小贺梅带回去。

华生:罗秦告齐夫殴打她造成三次大出血,这个案子很令人费解,你怎么看?

福尔摩斯:98年11月27日,即在齐晓君宣称被贺绍强性攻击后约一个半月,两家在中国
店购物时狭路相逢,发生了冲突,冲突到什么程度呢?这是此案的关键问题。按罗秦的
说法,她被齐夫打得很严重,罗秦还有医疗报告。如果罗秦所说属实,那么齐夫就犯了
刑事罪。但是法庭在经过一次听证后取消了案子,这说明法庭认为,冲突的程度不严重,
属于一般的口角,不足以立案。我相信,法庭一定看了罗秦手上的医疗报告的,但看过
后还认为不足以立案,这里没有种族主义,当事人双方都是中国人。还有一点,如果罗
秦被打出的血流在地上,可以让警察来取证,最好能找到目击者,中国店一般来说还是
有一些人的。另外,从道理上来说,齐夫打罗秦有点不尽情理。齐家和罗秦同是贺绍强
性攻击案的受害者,齐家没有理由恨罗秦。况且当时罗秦还有两个多月就要生孩子了,
大腹便便,齐夫殴打孕妇是太想进监狱了。我猜测,当时最可能的情况是,两家相遇后
都很不自在,一时不冷静发生口角。齐夫看见侮辱自己太太的人自然咬牙切齿;而罗秦
看到使自己丈夫陷入困境的人自然也是怒不可遏,于是双方恶语相向,也许有一些轻微
的肢体冲突。如说齐夫打贺绍强还可以理解,而下重手打罗秦不是一个正常人会做的事。

华生:还有很多人说贝氏夫妇及律师太霸道,干了诸如测DNA, 查结婚证等侮辱人的事情,
你看律师的这些做法属于不属于正常范围?

福尔摩斯:我们首先要明白,律师的职责是要帮助自己的委托人打赢官司,于是要想尽
一切办法抓对方的弱点,这是律师的贯常做法,没有什么不正常,关键是由法官判断哪
些允许哪些不允许。这就如同在踢(英式)足球时,一方领先时,就可能采用拖延时间的
战术,但有的战术合法,有的战术不合法,这要由裁判来判罚。如横传倒脚就合法,而
在发任意球时故意拖延就要被吹黄牌,这是一个道理。贝氏夫妇的律师提出测DNA和查
结婚证时要向法官解释理由,法官认为理由成立才获准。就拿DNA来说,罗秦99年1月23
日生孩子,早产一个月,怀胎平均时间是九个半月,那么罗秦是在98年5月中之前怀孕的,
这时候贺绍强正好回国。但是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怀孕不是一下能怀上的,往往要好
几个月,半年能怀上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而罗秦能在几天之内怀上孩子是概率较小的,
知识渊博的法官自然会有合理怀疑,于是同意测DNA。关于结婚证,还让贝氏夫妇的律师
律师逮着了,贺罗确实拿不出中国的结婚证,只能在美国再办一个。

华生:我还有几个疑问,但是不好意思打搅你时间太长,今天就到这里把,我代表广大
网友向您表示谢意。

福尔摩斯:不必客气。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