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读严家祺的"论「民族主义」"的一孔之见

送交者: 余大郎 于 August 14, 2002 14:29:40:[新观察/xgc2000.net]


严家祺先生的"论「民族主义」存亡的四大因素"一文,
所提出的,正是当今时代的热点焦点问题.从科战到伊战,从人权到主权,
从自决公投到统一反独,从WTO到民主法治配套要求,几乎涵盖一切.

我们已经看到:民族主义正在世界范围内抬头并持续上涨.
现在要问:
这个事实与"民主第三波",与"经济全球化",与"文化冲突"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首先,从"民主第三波"来看,这是一个人性复归再解放的时代,以人权诉求为突出部.
人权的普世性价值,使之提出最前卫的"人权高于主权"这一震撼性的清道口号.
然而,从人权的外延来说,我们可以认为各特殊族群的根本利益就是该民族人权的构成,
由此可以推论世界各民族人权的总和即为普世人权的全称外延.
就此意义而论,民族主义的再兴起,与民主第三波的总趋势不相矛盾.

其次,从"经济全球化"来看,一方面,这是后工业发展到跨国资本集团以既定规则
保护知识产权来全面地无孔不入地控制一切制造业和服务业的新阶段,是时代的进步;
另一方面,她引起了各不同族群重新分配资源及收益的深刻矛盾,是配置不平等的
新根源.在达到新的较为合理的动态平衡乃至缩小民族剪刀差之前,
她是诱发新一波民族主义浪潮的动力阀.两者在斗争中前进,矛盾尖锐后打破平衡,
用第三波民主潮来缓冲找寻新的平衡点.为此,世界在政经动荡中前进.

再次,从"文化冲突论"看,政经利益的地区性族群性矛盾,曲折地以
最直观的文化冲突的方式来顽强表示其深层固有价值,来掩盖其政治及经济利益
的不合理部分.那时,民族主义的要求,便转换成道德宗教的代码.
本来,凡各文化的边缘相交处,即是文化科技及与此相应的经济政治最蓬勃
发展的地区.然而,今日各文化基础设施距离太大,因而弱势文化可能被逼
走上极端.这时,如果强势文化一味"单边主义",就会刺激极端民族主义登上历
史舞台,这对以上一,二项,都是丧钟.

严家祺先生从四个方面来看民族主义,其中前三条是形式起因,第四条的利益
才是实质结果.正是利益冲突可预见的日益的激烈,滋养着民族主义危险的未来.
强势文化要主动让步,弱势文化要迎头赶上,见好就收,世界方能同存共荣.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