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转自多维:王力雄:我不赞成乡级政权实行直选

送交者: YBR 于 August 13, 2002 22:36:18:[新观察/xgc2000.net]

【多维新闻社13日电】王力雄专稿/在中国已经普遍实行村民委员会的选举之后,要
求实行乡级直选的呼声开始出现。似乎中国的民主前途,就是这样不断向上地实行
直选,直到最终全国实行大选。 (chinesenewsnet.com)

下农村时经常问农民这样的问题,你们能不能选出好的村长,回答几乎都是咋选不
好。继续问,如果乡长也让你们选,能不能选好,回答往往是那怕不行吧。问为什
么,大部分是说,那么多人谁知道谁?也有更深一层的看法──那可好搞名堂哩。
我跟农民讨论这个问题,总是觉得比跟学界人士贴近得多。 (chinesenewsnet.com)

中国的乡镇平均人口是2万5千多,“谁知道谁”已经成了问题,何况直接选举县长、
省长,乃至国家领导人?其实,中原地区一些人口达到三四千的大村,村民直接选
举显露的问题──选民冷漠、选举的派性、上级政权操纵的程度都比几百人左右的
小村严重,已经对选举范围的影响提供了验证。 (chinesenewsnet.com)

对此一种可想而知的回答是──民主方式已经提供了解决“谁知道谁”的手段,即竞
选、政党政治、新闻出版自由等。但是且不说能够运用那些手段的只是特定的人和
集团(基本前提是有钱),更无法解决的是农民所说的“搞名堂”。在没有形成民主
传统和法治体系的中国,每个稍为了解中国现实的人都可以想出无数可能搞的名堂,
使直接选举随着范围扩大越来越走样。在短时间内“骤然”开放的直接选举,问题可
能尤其严重。 (chinesenewsnet.com)

还有人口控制、生态保护、民族冲突、阶级矛盾、城乡对立、地区差别等方面由于
实行直接选举所造成的影响,很可能无法承受。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区别,在于
很多方面已经濒临极限,少有回转空间。这就像是走大路的人连着摔跤都可以爬起
来继续前行,而走钢丝的人被手指捅一下都可能送命。 (chinesenewsnet.com)

那么能不能耐心一点,给直选的开放过程一个充足时间呢?先从乡级直选开始,然
后再逐步向高层扩展。但问题是中国有没有那么多充足时间。村民选举至今已经搞
了十几年。乡级选举再搞多少年?然后是县级、省级……一共得要多么漫长的时间,
才能到全民选举的一天呢?我们可以有耐心,但是显然,中国积重难返的社会矛盾
已经没有耐心。 (chinesenewsnet.com)

怎样能突破“改革找死,不改革等死”的困局?也许这才是启动中国政治改革的关键。
(chinesenewsnet.com)

当问农村的村委会主任,如果让一个乡各个村的村主任在一起选举乡长,能不能选
好,回答是当然能。同样的问题问乡长,让一个县各个乡的乡长在一起能不能选好
县长,也是一样肯定的回答。我相信让各省省长选举国家领导人,更会没有问题。
在这样的选举中,“谁知道谁”的问题是不存在的,选举者和被选举者在一起工作,
互相之间最了解。“搞名堂”也没有用,因为欺骗、做秀、煽动等只对不了解情况的
大众起作用,对在一起工作生活的人,获得的效果只能适得其反。而在这样的选举
中,社会理性是随选举层次的提高不断提炼,大众局限却被选举层次层层阻截。因
此,这样的选举可以避免社会转型震荡、民族冲突,也能防止民主初期最易出现的
多数专制、暴民政治、趋于极端,以及野心家的趁火打劫。 (chinesenewsnet.com)

中国农村选举村委会,被认为是自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建政以来推进民主的重大举措
和新起点。村委会是自治机构,不少人呼吁当局应该将这种一人一票的选举向上扩
展到中共行政体制的最低一层──乡政府,使民主再迈决定性的一步。(路透社)

把农民培养成能够把握整个中国前进方向的选民,那的确需要太漫长的“培训期”,
而在逐层递选的制度结构中,由直接下级把握上一级的方向,却正是适得其人,完
全不需要“培训”,什么时候都可以做起来。因此可以把政治改革完成的时间,缩短
到最短。 (chinesenewsnet.com)

对这样一种“逐层递选制”,初听者第一反应的质疑多数都是──那些村长、乡长、
县长、省长们难道不会串通一气,利用权力重新成为人民的压迫者? (chinesenewsnet.
com)

权力不是实体,谁抓在手里就属于谁。权力的实质是被人服从。逐层递选制使人有
能力做到,村民若看到村主任不为村民服务,马上就可以不再服从他,而重新选举
新的村主任。新产生的村主任再选举新的乡长……依此类推,压迫者是没有办法保
住权力的。 (chinesenewsnet.com)

注意,这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是选举的范围必须保证所有选举者可以直接沟通;
二是选举可以随时进行。只要有这两个条件,人民就成为社会权力的真正源头,不
管是权力链条的哪一环,都无法违抗来自源头的意志。这就跟皇帝虽然只任命(并
能随时撤换)和他直接沟通的重臣,其意志却可以穿透层层官僚体系,一直贯彻到
最底层的官吏那里一样。 (chinesenewsnet.com)

当然,我并不指望靠这点解释就能说服怀疑者,我虽对此可进行大篇论证,但那不
是这里的话题。这篇小文想说的,是不要盲目地把直选层次往高推,好像那就是唯
一可以解决中国问题的政治改革。我跟胡平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并非看不到大规模
直选中会出现的问题,但他表示不妨“骑马找马”──先实行西方民主制,再去寻找
更好的制度。对此我不赞同。我不想以中国经受不住震荡为理由,因为是否经受得
住每人可以有不同看法。我的不赞同主要在于,一旦大规模直选开了头,就只能上
台阶不能下台阶了。试着想一下,即使美国有一半的选民认为选举总统没有意义,
一旦改成让他们只选“村长”一级芝麻官,而不再选总统,他们能接受吗? (chinesenewsnet.
com)

所以,目前中国的选举只到村一级(人大代表不是真选举),看起来是一件很糟的
事,实际又算得上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中国还存在创新的可能。从这一
点出发,我担心的倒是当局现在立刻变得“民主”起来,开始按照西方模式推行全民
直选。虽然这无疑是大多数民主人士梦寐以求的,但却真会断了中国走自己的新路。
当局现在的保守态度,连乡级直选都不敢放开,不管其真实的主观动机是什么,客
观效果却是使我们存留下希望和信心──中国还有机会! (chinesenewsnet.com)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