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福尔摩斯指点贺对齐性攻击案之迷津

送交者: 寒宇 于 August 13, 2002 01:24:59:[新观察/xgc2000.net]

福尔摩斯指点贺对齐性攻击案之迷津

寒树

福尔摩斯的数代孙子也叫福尔摩斯,跟他祖辈一样也是推理高手。福尔摩斯的好友华生
的数代孙子也叫华生,他们两人是世交。如今都已退休,在美国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山庄
过者安祥的老年生活。一天,华生来找福尔摩斯,共同度周末。

华生:福尔摩斯先生,你老好幽闲啊,看着报纸,听着音乐。

福尔摩斯:华生老兄,你不也挺自在嘛。近来有什么新闻吗?

华生:没什么大新闻,不过今天我来有一些疑难问题向你请教。

福尔摩斯:什么问题,尽管说出来。

华生:今年初我在今日美国报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关于一个中国人为了夺回自己女儿的
抚养权而打官司的报导,引起了我的兴趣。最近案情发展让我感到很乱,我搜集了许多
有关评论案件的文章,说法多有矛盾,我实在搞不清到底谁说的是真话。今天特来找你
给我指点迷津。

福尔摩斯:噢,是这么件事情,把案情给我介绍一下吧,我的脑筋也需要活动活动了。

(华生从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夹,里面有几篇文章,有今日美国报上的报导,有贺绍强写
的一封公开信,有曹长青的两篇文章,有寒树写的<<机关算尽太聪明--贺女争夺案分析>>
还有其它几篇文章,一并放在桌上,然后对福尔摩斯说----)

华生:你自己看吧,我先去看看电视,现在正在播一场棒球比赛,是纽约洋基队跟波士
顿红袜队的比赛,很精彩,我要去看了。

(福尔摩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文章。姑且假设福尔摩斯跟华生都懂中文,
虽然有点荒唐,但也只好如此了。

一个小时过后,福尔摩斯都看完这些文章了,但棒球还在打最后一局,福尔摩斯没去打
搅华生,自己整理思路。等棒球打完后,华生来到福尔摩斯旁边。)

华生:怎么样,这案子你看复杂吗?

福尔摩斯:不算很复杂,只是有些事实被人刻意掩盖了,一般人便不容易发现其真相。
但对我来说,那些精心编织的谎言还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经过我的解剖,它们会大白于
天下。你现在可以问你的问题了。

华生:在这个案件里又穿插了齐晓君女士告贺绍强的性攻击案,而两个当事人的说法截
然相反,你能不能给我们广大网友指出谁的说法更可靠呢?

福尔摩斯:我只能给大家分析,谁的说法更符合逻辑。首先,据罗秦说,事情是因为贺
绍强给齐晓君女士补习生理学知识而引起。罗秦并不在现场,他怎么知道这些呢?只能
是她丈夫跟她这么讲的。那么贺绍强为什么要说生理学知识而不说计算机知识呢?这确
实是较令人费解的地方。贺绍强并不是学医的,所以他不会是生理学知识方面的专家。
即使齐晓君女士有生理学课要学,那么贺绍强的讲解只会误人子弟。有人说齐女士英语
不好,要问贺绍强生理学方面的单词。这也不合逻辑。贺绍强英语再好也不如字典好
吧?齐女士再笨也会查字典吧?况且专业词汇外行是很难懂的。

这里还要劳驾曹长青先生去调查一下齐女士是哪个专业的,有没有生理学课(或有关医
学方面的课)要学。

齐女士和贺绍强之间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的,而两人中必有一人在说谎,那么谁在说谎
呢?只有两种情形,一:齐女士说谎,二:贺绍强说谎。当然理论上还有第三种情形,
即两人都说谎,不过这是在两人都是神经病的情况下发生,我们这里不予考虑。

如果齐女士说谎,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不是象贺绍强所说的要敲他$500?如果齐
女士这么做,它的后果很严重。首先齐女士要跟她丈夫商量好,是不是要为了这$500去
犯敲诈罪?不仅会丢了学籍而且要进监狱。获利与风险不成比例。如果齐女士擅自决定
这么做,那么她要冒更大的风险。除了以上所说的风险外,还要冒丈夫跟自己离婚的危
险,难道这$500就这么重要?如果那么缺这$500,最好的办法是夫妻两人去餐馆打一礼
拜工就有了。一礼拜时间虽有点长,但比坐监狱的时间总短得多了吧?难道这个帐还算
不过来?

贺绍强如果认为齐女士说谎,他应该去法院告齐女士敲诈罪。他受了那么大的冤枉,为
什么不去告呢?告成了,不仅他洗刷了自己的罪名,而且能恢复自己的学籍和合法身份。
更重要的是,他能通过法律手段,向孟菲斯大学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经济损
失也许不会太多,因为奖学金数目不大,但精神损失则数目巨大,这在美国司空见惯。
我估计要求两百万美元不算太过份。这样最好的律师会来主动要求帮他打官司,打赢了
律师取一半,打输了分文不取。凭经验,这样的案子几乎不可能输。那么贺绍强便会一
跃成为百万富翁,而不是一个哭穷的,四面楚歌的非法移民。贺绍强为什么不这么做
呢?现在做也不晚,为什么放着一个百万富翁不去当,却要受尽各种屈辱,还面临被驱
逐出境的危险?非不想当百万富翁,实不能也。原因是,他自己也不认为能成功地告齐
女士敲诈罪,他甚至都没有提齐女士的敲诈罪。可见是贺绍强自己心虚,对他来说,别
说给齐女士定罪,就是自己能侥幸逃过一劫已经是吉星高照了,这是一个无辜者的心态
吗?贺绍强了解美国的司法制度是,宁愿放过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O.J. Simpson 案
使这一道理无人不知。

华生:那么据您明察秋毫的洞见,您是否能把案发的经过给广大网友叙述一番呢?

福尔摩斯:我来试一试吧,从一个侦探家的角度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我认为是齐女士首先主动提出要贺绍强给她补习功课的。因为,如果是贺绍强提出要给
齐女士补习功课,齐女士只要婉言谢绝就没有下文了。但齐女士提出要补习的应当不是
生理学课,因为这是自取其辱并有陷害好人之嫌。最可能的是,齐女士请教贺绍强电脑
方面的知识。我们知道,一般女学生如果不是电脑专业的电脑知识都较差。而贺绍强在
学校电脑实验室做临时管理员,在电脑方面教一个一窍不通的女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就这样,两人一起穿过小树林,来到电脑实验室。这时也许是周五下午或周六,一般这
个时间机房里人很少,便于作案。如果贺心里没鬼,为何不选一个机房人较多的时间,
这样有人陷害也不能得逞。

刚开始,自然是讲解了一番电脑知识,以消除齐女士的戒心,因为,一个女生跟一个男
子单独在一起自然有不安全感。

华生:那么齐女士为何不选一个机房人较多的时间呢?

福尔摩斯:这可由不得齐女士,只要贺绍强说自己在那个时间没空就行了,而他偏偏在
机房最没人的时候有空,这叫无巧不成书嘛。

华生:那么在齐女士看到机房除他们两人外别无他人时,为什么不起身离去?

福尔摩斯:齐女士没有理由怀疑贺绍强企图强奸她。大家知道,在美国中国留学生大多
谨小慎微,不敢触犯法律,否则,轻则丢掉奖学金,重则进监狱,驱逐出境,这可不是
闹着玩儿的。美国梦是中国留学生的目标,一切有害于这一目标的行为他们都会尽量避
免的。

华生:既然侵犯女士后果那么严重,那么贺绍强如何敢作案呢?

福尔摩斯:这要从犯罪心理学上来分析。一般来说,作案人在作案前估计到不会有严重
后果时,他才会行动。贺绍强有一定的信心认为,即使轻薄了齐女士,齐女士也只会哑
巴吃黄连,不会去告他。即使告了他,当时无人在场,也定不了案,可谓风险不大。

华生:贺绍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心呢?

福尔摩斯:这跟他是否有这方面的经验有关。如果他以前有这方面成功的经验,他就会
颇具信心。

华生:从他的背景看,他以前是否会有这方面的经验呢?

福尔摩斯:有可能。他曾经当过大学英语教师,不知是教公共英语还是英语系英语。英
语系的女孩子更多一点。不管怎样,他的学生里有不少女学生,都正直妙龄。他本人又
是个未婚的青年男子,难免有心猿意马的时候。他有没有利用教师的优势占女学生的便
宜呢?在中国,由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女孩子受到流氓的侮辱,时常不敢声张,为了
保护自己的名誉,因为社会舆论往往对受害女子很不公平,指责人家行为不检点,就象
现在许多人指责齐女士作风不正派一样。这样就助长了罪犯的嚣张气焰。如果女学生受
到教师的调戏或毛手毛脚,还要考虑到考试分数,毕业分配等因素就更不敢揭露罪犯了。
如果罪犯一而再,再而三的得逞,那么他就越来越色胆包天,觉得天下女学生都会任他
欺侮。

华生:贺绍强为什么要说给女学生补习生理学呢?

福尔摩斯:我认为,这里贺绍强是说了实话的。如果他没有给女学生补习生理学,他是
不会这么说的,这等于给他自己脸上抹黑。而讲生理学又常常是男人调戏女孩子的方式,
因为这个话题最能和性联系起来。可能贺绍强在国内大学里经常给女学生讲生理学,这
里他只是故计重演。贺太太头脑也比较简单,她听了丈夫跟她说给女学生补习生理学后,
头脑应该警觉起来,追问她丈夫为什么要给女学生补习生理学?从贺太太满世界对人说
自己的丈夫给女学生补习生理学就知道,她自己并不知道这有什么不妥。由此看来,很
多女人是头脑比较简单的,他们往往容易上男人的当,中了男人的圈套。

华生:你能想象出贺绍强作案的步骤吗?

福尔摩斯:我想是这样,他在讲解完电脑知识后,话锋一转,转到生理学的话题上来,
借此以语言调戏齐女士作为试探。而齐女士处于一种放松警惕的状态,未能起身离去,
这样贺绍强以为有机可趁,就开始动手。他先去摸齐女士的乳房,齐女士开始反抗,于
是两人拉扯起来。贺绍强自然比齐女士力大,在拉扯中占据上风。贺绍强这时已经血脉
喷张,索性要强奸齐女士来。齐女士这时一定是拼命抵抗,在抵抗中贺绍强攻击齐女士
下身的手抓破了齐女士的大腿,齐女士痛得大叫起来。贺绍强心里一怕松了手,于是齐
女士趁机落荒而逃。


华生:如果是这样,那么齐女士为何不当天或第二天去报案,而是要等到事发第七天才
去报案?

福尔摩斯: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这件事发生在美国女孩子身上,她会立刻去报案。
但发生在中国女孩子身上,她就需要进行一番思想斗争了。是去报案还是不去报案?要
权衡利弊。如果去报案,那么受害女子的名誉是否被搞臭?不去报案又难以咽下这口恶
气。还有一种可能性,是选择公了还是私了。经济上的,时间上的考虑也至关重要,因
为报案后,就要准备打旷日持久的官司,要陪进去很多时间和精力,影响工作学习和生
活等等。总之,这决定不易做出。齐氏夫妇商量了七天,最后才下定决心去报案。

华生:可是,贺绍强性攻击案在庭审时被陪审团判为证据不足,然而,学校却开除了他
的学籍,这两者之间有没有矛盾?

福尔摩斯:没有矛盾。在美国,刑事案的定罪很苛刻的,一定要证据确凿,十二个陪审
员公认有罪才能定罪,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而不惜放过一个坏人。现在齐氏夫妇已经上
诉到更高一级法院,结果尚未宣布。但是否能定罪还是个未知数。

华生:那么学校根据什么开除贺绍强的学籍?

福尔摩斯:学校只要有充足理由认定贺绍强有过错,就可以做出开除他的决定。系里为
此开了听证会,请了一些教师和学生参加,让贺齐二人当场对质,并回答大家提出的问
题。根据两人的回答,看谁说的自相矛盾,那么谁就是有过错之人。

华生:你能不能分析一下,系里师生怎样问问题才能辨别出两人中谁说了谎?

福尔摩斯:这是需要一点智慧的,如同西游记里的辨识真假美猴王。首先,抓住生理学
这个问题。先问齐晓君有没有问贺绍强生理学知识,如有,为什么要问?这有助于识别
齐晓君是否说谎。再问贺绍强,是齐晓君主动问他生理学问题,还是他自己主动提出要
给齐晓君讲解生理学问题?如是后者,则贺绍强有问题;如是前者,再问贺绍强,他为
什么不以自己不是这方面问题的专家来回避,而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对这个问
题的回答,有助于识别贺绍强是否说谎。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选择时间的问题。是谁
选择了实验室无人的时间?如是贺绍强,则贺绍强有问题;如是齐晓君,则问齐晓君,
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时间?再问贺绍强为什么要同意这样的时间?由于这些问题没有涉及
到性方面的问题,所以不会使当事人难堪。回答完这些问题,相信谁是美猴王,谁是六
耳弥猴就清楚了。他们的回答都纪录在案,有据可查。

最后系里根据两人的回答,一致认定贺绍强有错,建议开除贺绍强并报到学校最高当局。
学校管理层在审核了会议纪录后,正式签发了开除贺绍强的决定。

华生:你是否能帮我们心理学角度分析一下目前贺绍强和齐氏夫妇在性攻击案上所采取
的不同做法反映了什么?

福尔摩斯:这是看问题的一个很好的角度。根据我们一般的经验,占理的一方会理直气
壮,不怕打官司,所以采取进攻态式,齐式夫妇现在是这样,他们扬言要把官司打到底;
而不占理的一方比较心虚,采取防守态式,因为进攻比防守难度大,他能防守住已经很
不错了,要进攻得手几乎不可能,贺绍强现在只希望得到O.J. Simpson的结果。可以肯定
贺绍强没有被冤枉。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你被一个女人诬告强奸,为此丢了奖学金
和学籍,你会怎么办?难道你会仅仅满足于不被判为有罪不进监狱就行了?没有一个人
会这么草包的,你一定会抗争,先把诬告你的人送进监狱,再把冤枉你的学校告倒而获
巨额赔偿。如果你不这么做,只能证明你没有被诬告。

华生:你这么一分析,我对此案的脉络清晰了。今天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下礼拜
六我再来,向你请教关于贺梅案的疑难之处。

福尔摩斯:好吧,下礼拜接着谈。不过,这里我想声明一句,我这里所做的是案情分析,
是通过逻辑推理的假设,事实是否如此还需进一步证实,不要把这个分析当成事实。不
过,好的侦探经过逻辑推理所得的结论往往很接近事实,因为每一个人行动的背后都有
一定的逻辑支撑。这就如同好的警察画家根据目击者对罪犯特徵的描述画出的画像很接
近真人一样。这样的分析在警方办案是必不可少的,随着了解信息的增多,有修正这个
分析的可能。

华生:我们网友大多有较高的文化程度,我相信他们是明白这一点的,您老不必过虑,
您就大胆给我们假设吧,让曹长青等人去给我们小心求证吧。

福尔摩斯:晚安。

(请参看:)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