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商业周刊》五十万菁英出走大陆,台北的街头从此黯淡

送交者: 问问 于 August 12, 2002 10:37:00:[新观察/xgc2000.net]

台湾五十万菁英出走大陆,台北的街头从此黯淡...........


作者: SallyDong , Aug 12,2002,09:57 回贴 论坛


台湾五十万菁英出走大陆,台北的街头从此黯淡...........
《商业周刊》五十万菁英出走
文/周启东

八月五日早上,从事营造业的张垂堂开着黑色的宾士S叁二○,离开滨临台北市
内湖区大湖公园的高级住宅,展开一天的工作。这辆S叁二○是叁年前买的,此
後,他没有在台湾有过一百万元以上的消费。因为随着事业重心的外移,他飞离
台湾的时间越来越久。七月中,他回到台湾停留叁星期,这是他最近半年待 在台
湾待较久的一次。结果,就碰到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说」,搞得台北股市又重挫
。做生意的他,最怕政治人物随意丢政治炸弹。

曾经帮鸿海精密及其他知名电子公司建厂的他,目前大陆的建案越接越多,台湾
反而相对萧条下来。他的营造事业如今横跨海峡两岸及越南,事业蓬勃发展。所
以,虽然这叁年没有在台湾置产,但是,他在大陆南京买了一幢约一百五十坪的
别墅,在美国德州也添购一幢公寓、买了一辆宾士。他的财富指数随着他的飞航
里程增加,而不断攀升,但是对台湾的长期消费承诺却在递减。八月初,他又要
飞到大陆,然後,回台湾短暂逗留後,要继续飞到越南。

. 故乡的「经济马达」转速减弱
未来的计画与希望转往大陆
人们不愿做长期消费的承诺

开一家小型传统建设公司的陈培明,公司已经快经营不下去了,明年他决定到上
海或厦门开工厂,「买房子?现在疯子才会去买房子,明天都不知道在哪里,谁
会去买房子,我的营造同业九成都跑路了。」一辆国产车,陈培明已开了五、六
年,要换车?考虑都不考虑,因为他计画要去大陆,一切先将就。

从事电子业的林树旺,他的故事也相仿。他不但跑大陆做生意,而且也在上海买
了房子,在台湾他不会再有购屋的打算。孩子还在台湾读书,未来他计画举家迁
往大陆。因为回到台湾的时间越来越短,短到订的杂志回家都成了过期杂志。所
以,最近他把家中及公司订的杂志一一停掉,「在机场零买就可以,何必许一个
长期订阅的承诺!」

七月,在大陆元祖食品担任行销经理的庄子枋,花了人民币一百四十万元(约新
台币五百六十万元)在上海徐汇区买了一户五十几坪的楼中楼公寓。六月底他回
台湾,把健保的欠费一次缴清,并准备把台湾的信用卡剪掉,因为他已经用不到
了,他正一步步远离台湾。

这是一群叁十岁到五十岁、为了追求事业发展,离开故乡跨海走向大陆的台湾人
。过去的年代,也有一群相仿的族群从高雄、从台中奔赴台北工作,因为「经济
马达」在北部。当时台湾的经济马达全速运转,甚至吸引远在美国发展的科技人
才如前德州仪器副总裁张忠谋等人纷纷回国创业,造就了新竹台湾科学园区的奇
迹。曾几何时,台湾的经济马达逐渐转弱。中国大陆,一个新的经济马达兴起,
让相仿的一群菁英纷纷跨海离家。也因此,张垂堂现在与商场朋友通电话的第一
句话就是:「你在哪里?」

. 四分之一的顶级消费族群出走
台湾菁英点亮了上海的夜景
却让台北的街头黯淡下来

究竟这群「出走菁英」有多少人?保守估计有五十万人,也有人估计,高达一百
万人。他们多数人有资金、技术、有消费能力。台湾两千万人口中,前十分之一
的消费族群是两百万人,以保守的五十万人估计,占台湾顶级消费族群的四分之
一比率。他们留在台湾,就是内需市场的最主要消费者,他们出走到大陆,当然
也会降低在台湾的消费,冲击内需市场。最直接的影响,是他们对於购买耐久财
如房子、车子的消费承诺降低。

昱泉国际总经理曹约文和先生李慈泉(昱泉国际董事长),为了公司业务,分居
上海和台北两地,每个月都会到上海探亲的曹约文,目前有八成家庭消费支出花
在上海、其馀两成才是在台北,本来她打算将现在开的Lexus轿车换成更高档的双
B轿跑车,不过想到夫妇分居两处,再好的车子也只有她一人开。所以,她暂时
打消在台湾购置名车的欲望。不过,她和先生倒是在上海浦东的汤臣高尔夫球场
买了房子。

而叁年前才在土城买新屋的汤小姐夫妇,最近决定卖掉房子,举家搬到广东的番
禺定居。曾经,她和先生为了装潢台湾的新屋,利用休假时逛各大家具店,添购
二十万元的西德牛皮沙发等,先生还形容「房子是我的命根子。」曾几何时,随
着先生在广东台商电子公司的工作越来越稳定,为了避免分居两地,考虑一年後
,汤小姐还是忍痛卖屋。

随着菁英在大陆停留的时间拉长,豪宅林立的台北市信义计画区内,如今入夜之
後灯火稀疏。一位不具名的代销业者估计:「信义计画区的豪宅至少还有四十亿
元的馀屋卖不出去。」豪宅交易清淡主要是经济不景气,但是,菁英出走让豪宅
成交的机率更为降低。

「菁英」出走到上海,在上海买房、在金贸凯悦顶楼的贵宾厅宴客、买车代步,
点亮了上海的夜景,同时却让台北的街头暗淡下来。「以前台北市东区的忠孝东
路、南京东路越夜越热闹,现在十点多就显得冷冷清清。」时常在两岸跑的台湾
区电机电子工业同业公会产业政策研究所执行长罗怀家感受特别深刻,他认为这
与数十万菁英出走有绝对的关系。

. 台湾的菁英从饭桌上消失、
也从驾驶座上、会议桌上消失
共同的原因:都到大陆打拚了!

过去,菁英分子是高价位餐厅的主力客层,如今高价位餐厅盼不到这些人,因为
,这些人留在大陆的时间变多了。一家以前要排队才吃得到的顶级鱼翅餐厅,近
两年来生意掉叁成。这位老板到大陆才发现,从台北店里消失的客人,都在大陆

法乐琪法式餐厅厨艺总监张振民也说:「本来到我餐厅吃饭的人,现在都出现在
上海新天地(编按:上海最热门的餐饮休闲广场)。」法乐琪餐厅有叁家分店。
台北天母店和复兴店业绩仍有成长,但最高价位的台北忠诚店(晚餐平均客单价
约一千五百元),现在是叁家分店中,业绩最差的一家,目前忠诚店来客数,约
较全盛时期减少叁成,「少叁成客人,等於没有利润。」张振民打算放弃这个店
,或者,转型为非高价餐厅,因为,「高消费的人群不见了!」

御生坊药膳餐厅负责人许财旺也感受到他的客人一天一天消失,养生餐饮的顾客
年龄层通常在四十岁以上,而且,都是企业界人士,这些人待在大陆的时间一次
比一次长。「本来一个月来吃四、五次饭的客人,现在半年、一年才出现一次,
他们共同的答案是:到大陆去了!」御生坊的营收较一九九八年全盛时期锐减了
八成,而且,剩下的这两成生意,还有不少是日本观光客带来的。许财旺说,今
年以来,每个月都亏钱,他已经将餐点价由本来的两、叁千元,降低为六百到一
千元,最近还打算再降价。

中央银行总裁彭淮南说:「台湾民间消费不振,这也许跟太多人到大陆投资有关
,那些人比较会花钱。几十万人跑到大陆去,那些钱如果留在台湾花哦……。」

台湾的菁英不仅从饭桌上消失、从驾驶座上消失、也从会议桌上消失。由知名企
业家第二代继承会员资格的扶轮社分社,向来有扶轮社的「中央社」之称,以前
开会的时候,第二代出席率都很高,但是,去年以来,空的位子比来的人多,没
来的人大都在大陆打拚。

狮子会、青商会以及同济会等工商团体都遇到相同的情况,狮子会去年的会员人
数还有叁万五千多人,今年六月却只剩下叁万一千多人。全盛时期狮子会有高达
四万名的会员,这流失的一万人已转往大陆发展,「每次开会,就会发现老朋友
又少了几个,不用问也知道,这些人一定是转往大陆找机会。」一位狮友无耐的
说。

. 对土地的认同感不再那麽强烈
为了讨生活,连国籍都可能放弃
台湾的消息不再被台商所关心

离开久了,对台湾这块土地的认同感会不会也随之降低?以买房子为例,中国人
安土重迁,当对一块土地产生认同,才会因为愿意承诺承担二十年、叁十年的贷
款,但是,当有人不在台湾买房子,到上海付贷款,这又意味着什麽呢?最近在
大陆买房子的庄子枋就说:「跟大陆银行签了十五年的贷款协议,我下半生已注
定在上海了!」

谈到认同问题,有人觉得太沉重,建弘证券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胡世杰就说,「
我在花莲出生长大,在新竹读大学,到台北就业发展,现在来到上海,未来可能
到其他城市,对我而言,这些只是不同的城市,我只是很实际的在讨生活」、「
台湾有些人太敏感了,为什麽那麽多人去温哥华、矽谷,不去问他们同样的问题
,却要质问到大陆发展的人?」他不平的说。刚从中国大陆回台湾就碰上「一边
一国说」的林树旺非常愤慨总统陈水扁的谈话,两年前他曾经是投票给陈水扁的
选民,他说,他在台湾生长,爱台湾。但是,如果没法生存,现在连台湾的国籍
都可以放弃。

过去台商到上海的前半年,最渴望接触的就是台湾的消息,亲朋好友从台湾到上
海,酒酣耳热之际,主客之间谈论的焦点都围绕在台湾相关的事物上。但是,这
个情况逐渐改变,日前百胜餐饮集团大中国区营运副总裁韩定国邀请满桌的台商
吃饭,餐会要结束之际,韩定国突然说,「我一直在想大家的话题何时转到台湾
上?可是整晚大家都没有提到台湾,与我预想的一样。」众宾客回想一下,大家
真的整晚都没有提到台湾的事情。

离家久的菁英不仅不谈台湾的事情,连台湾的电视、报纸也不看了,「以前下班
就赶回家打开卫星电视,等着看台湾的新闻、连续剧,现在只要打开电视就头痛
。」一位台商太太摇摇头说。台湾的电视永远争论只有台湾人自己有兴趣的议题
,争吵的问题永远没有结论,很多台商几乎已经很少转到台湾的频道,他们更有
兴趣的是大陆当地有用的讯息,台湾的媒体到大陆,发行量打不开。因为,在大
陆的台商越来越不关心台湾的讯息。

当中国睡狮醒来、当全球化的经济马达启动後,亚洲许多国家都受到威胁,也都
意识到菁英外流的严重性。因为,国家竞争力的关键在於人才。而这其中,以新
加坡政府的作为最为积极。

同样面临经济发展困境的新加坡,决定成为亚洲的生物医药中心,为了创造新的
经济马达,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全球四处出击,大手笔投资财源匮乏的
研究机构、大学,一出手就是数百万美元,新加坡也将吸纳人才的触角深入大陆
排名前五十大的着名大学,「大陆顶尖学府前一、二名的高材生大部分都领有新
加坡的奖学金,新加坡根本是在大规模的绑人。」一位台商指出。新加坡工贸部
长杨荣文充满危机意识的说,「除非在这场比赛(指人才竞争)中获胜,否则我
们将失去所有的比赛。」

行销大师科特勒(Philip Cotler)在其新书《科特勒深探大亚洲-人潮、金潮与
地区再造》(编按:九月份中文版将问世,商智出版社)中,分析亚洲国家在下
一世纪的竞争力,对於台湾要如何成为新亚洲的赢家,他语重心长的指出:台湾
必须像过去五十年般,重新订定自己的行销策略,才能持续吸引人才、投资者及
观光客;为了与亚洲各国竞逐人才,台湾除了必须挽留岛内的佼佼者之外,还必
须能够吸引国外的顶尖好手加入。科特勒并指出,中国大陆之所以能吸收台湾及
世界的人才,因为中国官方深谙推销之道,他们卖的是:「能带来命运变化的机
遇。」

. 台湾必须重订自己的行销策略
政府心中的闸门没开,
台湾的人才就没有源头活水

「菁英出走代表大家对台湾没有信心!」全国商业总会秘书长邱兆鑫一针见血指
出,全球化的趋势中,菁英只会向有发展、有活力、有经济潜力的城市集中,现
在的台湾政府,却反而想用认同、本土化试图拉住菁英,甚至以政策手段限制菁
英外移、限制大陆人才来台湾,形成人才只出不进的现象,「政府心中的闸门没
有开启,台湾的人才就没有源头活水。」罗怀家说。

「菁英出走」的戏码在台湾的各角落正悄悄上演。《就业情报》杂志社董事长、
也从事两岸人力仲介的翁静玉说:「七月向我们递履历,表明要到大陆发展的竹
科人比六月份增加二七%。」没有研究报告可以告诉我们,这样的现象会持续多
久,以及会造成台湾内需市场多大的冲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菁英出走」
的影响面正在持续扩大。

他们对台湾的消费,对台湾的土地认同,甚至对留在台湾的配偶……,承诺都在
流失中。与台湾距离一万公里远的爱尔兰曾经也饱受菁英外流之苦,他们大举流
向美国。但是,随着经济马达的重新启动,爱尔兰成为全球第一大软体出口国,
人才又重新回到故土,这甚至包括第二代的爱尔兰裔移民。爱尔兰的人才「流失
与重获」给予台湾什麽样的启发?


想当年.....
想当年我们公司找人去大陆,没人要去!即使薪水加发 80%、公司负担房租及交
通费、每年四次免费返台机票或亲属探亲机票、多 50% 的带薪假期、小孩的教育
费、.....等等福利,就是没人要去。只有江舞我怀着一颗「回到祖国」的傻热诚
跑了回去,不过几年之後又跑了出来。现在变成大家抢着去,不知道这些福利还
有没有。那时候去的都是老板级或至少是资深经理人,现在连学校刚毕业的小朋
友都在谈去大陆。

时移势转!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