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贺家在撒慌

送交者: 逻辑 于 August 10, 2002 06:28:53:[新观察/xgc2000.net]

回答: 贺家的案子里其实最蹊跷是性骚扰案 由 YBR 于 August 10, 2002 05:40:53:

看多维的报道,性攻击(不是性骚扰)不是象贺家说的在图书馆发生的.这在英文的司法商报上有报道.这点似乎贺家在说谎.

以下转自多维:
其一,罗秦用的是“性骚扰”,即sex harassment,但英文报道引述法庭说法都用的“性攻击”(sexual assault),这是两个程度非常不同的法律概念。而且《侨报》在报道此案时用的是“被控暴力强奸刑事案”。贺家夫妇在这点上当然避重就轻,不说实情。(chinesenewsnet.com)

其二,罗秦说,“事发地点是图书馆”;但英文《司法商报》则根据对贺的采访报道说,贺在图书馆工作,下班后和齐晓军一起穿越校园,去了离贺的住处不远的一栋学校大楼(Patterson Hall),“虽然有一些人在楼里,但他们进入的那个教室是空的。”图书馆和另一栋楼房的空教室是两个非常不同的地点,那么谁在说谎?(chinesenewsnet.com)

其三,无论对中文还是英文媒体,贺家夫妇都表示齐晓军是诬告,因贺不肯借给她500块钱。但这个说法不知几个人能相信,有哪个女人会因为借不到几百块钱就不顾自己名誉地告人家“性攻击”呢?这是不是有点不合常理?(chinesenewsnet.com)

其四,罗秦对多维社说,贺绍强是应齐晓军的要求,去“帮助她学习生理卫生课程。”真难以想像会有滑稽到如此地步的说辞。“生理卫生课”是初中小女生的课程,而当时齐晓军是个37岁的已婚女性,她怎么可能需要一个比她小好几岁(也不是学生物、生理专业)的男人给她上生理卫生课?不知有多少读者看了这个说法会笑出声来。也许这可以成为男人抵赖性侵犯的经典:“我只是给她上了一堂生理卫生课嘛。”(chinesenewsnet.com)

其五,罗秦还对多维社说,“校方未经调查,于次日取消了给予贺绍强的全额奖学金。”不仅这种说法令人难以置信,而且“次日”即取消奖学金在技术上也很难做到。如果孟菲斯大学如此草率、不负责任,如果贺绍强完全是无辜的,不仅他的名誉等受到如此损害,而且遭到了不应有的经济惩罚(《今日美国报》说他因此被取消学籍),他就那么接受了学校的十分不合理的做法,而不去告校方?(chinesenewsnet.com)

而据多维社证实的互联网上署名齐晓军丈夫的短文,“校方举行了有教授和学生组成陪审团的听证会,此听证会即相当于小型法庭。陪审团确认其有罪之后,贺先生被学校开除。”英文报道上没提到孟菲斯大学的这个听证会,但从常识来判断,学校不大可能(也不敢)像罗秦说的“未经调查,于次日”就惩罚贺绍强。(chinesenewsnet.com)

其六,罗秦说,“该性骚扰案警方拒绝受理”,三项理由之一是“没有相关医疗报告”。但英文《司法商报》的报道说,齐晓军夫妇报警察时说贺要强奸齐。齐描述当时的情形是:贺绍强在那个没有其他人的教室里,抓她的乳房,两人在教室里撕扯,旁边的桌椅都被□倒。该报道还说:孟菲斯大学负责学生纪律的院长助理凯瑟琳.斯托里博士(Dr. Kathryn Story)查看了齐晓军大腿的青紫淤伤,相信这位女生的投诉,认为贺绍强被学校吊销学籍是有道理的。(chinesenewsnet.com)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