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多維追擊﹕賀家律師透露賀梅案法庭策略

送交者: 人权天赋 于 August 10, 2002 03:37:32:[新观察/xgc2000.net]

多維追擊﹕賀家律師透露賀梅案法庭策略


【多維新聞社8日電】多維社記者黃東報導/免費為賀紹強夫婦打官司的希格律師(DAVID
SIEGEL)近日通知當事人﹐經過多方努力﹐賀梅監護權案聽證會已經定於8月21日上
午在孟菲斯的CHANCERY法院第三法庭舉行,由法官ALISSANDRATOS主持。律師還透
露了他將在法庭上採取的策略。(chinesenewsnet.com)

據賀紹強8日介紹﹐在即將舉行的聽証會上﹐法院將聽証希格律師幾個月前所遞交的
提案﹐即要求法官撤銷今年二月的“案情封閉”令﹐因為這個命令已被希格律師証明
是“違背國家憲法的”。(chinesenewsnet.com)

希格律師將指出﹐貝克夫婦的律師今年一月指控賀氏夫婦可能精神不正常毫無根據﹐
而法官二月“禁止賀氏夫婦與小孩有任何接觸”的命令基於該指控﹐因此將請求法官
批准賀氏夫婦有權探訪小孩﹐直到他們被証明確有精神不正常。(chinesenewsnet.com)


希格律師還將要求貝克夫婦承擔賀氏夫婦DNA親子鑒定和精神測試的全部費用﹐因為
是他們的指控直接造成這些昂貴的花費。希格律師同時會要求法官命令貝克夫婦和
賀紹強夫婦一樣﹐向法院交納1.5萬美元存款。(chinesenewsnet.com)

賀紹強說﹐希格律師將提議否決貝克夫婦去年的一項提案﹐該提案要求“剝奪賀氏夫
婦的父母權﹐原因是他們故意拋棄小孩﹐拒絕探望小孩超過州法律規定的四個月期
限”的。但事實是﹐賀氏夫婦最後一次探望小孩是被迫中斷的﹐其後兩個月他們採取
了兩項目行動:試圖打電話給貝克,留言但貝克拒絕回電;向法院提交要回小孩的
申請書。這都已得到貝克的証實。既然賀氏夫婦從未放棄過父母權,法院無理由討
論“小孩的最佳利益”問題。(chinesenewsnet.com)

根據美國的案例和法律﹐“小孩的最佳利益”問題有兩個前提:一是親生父母是否簽
署過“領養(ADOPTION)”協議﹐發誓要放棄父母權;二是能否証明親生父母曾虐待子
女。(chinesenewsnet.com)

賀紹強夫婦和出生不久的小賀梅合影。(多維社)

希格律師將試圖向法官證明﹐賀梅(ANNA MAE HE)從賀家到貝家的過程是DECEPTION--INTIMIDATION-
-PERSECUTION的過程﹐即從欺騙到恐嚇到迫害的過程。(chinesenewsnet.com)

希格律師將表示:“我已經研究過本案的幾乎所有文件﹐一份醫院材料特別吸引注意。
材料顯示﹐在賀太太大流血的情況下﹐醫生不得不採用剖腹產。在實施手術前﹐醫
生問病人萬一隻能救活一個人﹐救誰?賀太太回答:救救我的新生兒ANNA MAE!(賀
紹強說﹐小孩出生前名字就已取好)。”(chinesenewsnet.com)

希格律師將繼續說﹐“我也是父親﹐能理解到母愛的偉大。我之所以免費代表賀家,
是因為我從本案中看到了不公和冤枉:在賀家的監護案和性暴力案中﹐他們都缺乏
有效的法律代表。貝克從1999年5月起就請了私人律師﹐而賀家直到今年二月才有真
正的法律代表。貝克是有錢有勢的當地美國人﹐從一開始就有律師精心指點;而賀
家卻是無錢無勢無合法身份的外國人﹐還有未了結的強姦案陰影籠罩在身﹐怎能抵
擋住貝克的進攻?”(chinesenewsnet.com)

希格律師將說﹐賀梅被貝克臨時撫養﹐當時的環境下反映了賀氏夫婦的責任感。試
想:一個人在無助絕望的日子時候﹐能遇到象貝克那樣的好人﹐該會多麼感激。賀
氏夫婦這幾年的貧困﹐不是他們的無能﹑懶惰﹐而是一場等待了四年的JURY TRIAL
(刑事案審判)。難以想像賀氏夫婦在這四年裡沒有合法身份而又不能棄保潛逃﹐不
得不呆在美國等待審判。(chinesenewsnet.com)

賀紹強在給多維社信中透露﹐貝克夫婦最近間接指控她妻子可能有“恐怖”傾向﹐要
求調查她是否與恐怖份子有聯系﹐企圖借美國反恐大其後給他們施壓。(chinesenewsnet.
com)

賀紹強為妻子的一些失去理性的舉動辯解說﹐憤怒是一位母親失去親生骨肉的正常
感情﹐如果她能在三年的絕望鬥爭中還若無其事﹐那才叫不正常。(chinesenewsnet.com)


賀紹強說﹐他們夫婦早在移民法庭上表達過﹐寧願在中國作一名合法公民﹐也不願
像現在這樣在美國非法居留。但回國的前提是家庭團聚。(chinesenewsnet.com)

賀紹強最後說﹐性侵犯案件中自己有罪無罪到時自有結論。(chinesenewsnet.com)

對於性侵犯案女方當事人日前接受多維社獨家訪問時的談話﹐羅秦稍早時斥之為“謊
言”﹐表示法律自有公斷。(chinesenewsnet.com)

羅秦說﹐丈夫確實曾被開除了學籍﹐但那是1999年9月15日的事了﹐亦即性侵犯指控
後將近一年。其時丈夫已經自費修完碩士課程﹐且校方陪審團根本不容丈夫辯解。
(chinesenewsnet.com)

羅秦表示﹐她有醫院的醫療報告﹐證實自己大出血同被打有關。該報告屆時將呈送
法庭。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