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被骗签协议中国小孩遭美夫妇强占

送交者: 人权天赋 于 August 10, 2002 02:37:49:[新观察/xgc2000.net]

被骗签协议中国小孩遭美夫妇强占

贺绍强和罗秦夫妇1998年在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生下女儿贺梅。由于生活所迫,他们把孩子交给了当地的一对美国夫妇临时抚养一段时间。哪知道孩子却一去难返,这对美国夫妇不想将孩子还给贺绍强夫妇,还采取种种卑劣的手段来陷害他们。这对中国夫妇经历了种种磨难,还是无法将孩子要回自己身边。7月31日,这位母亲实在熬不住,为了要孩子,独自一人闯进法院,结果被逮捕,关进监狱。

  听到这个消息后,8月2日一早,记者拨通罗秦的电话,她边哭边说,倒出了自己一肚子的苦水———

  落难中国夫妇遇上美国“善人”

  1995年,重庆大学的英语教师贺绍强拿到了去美国的留学签证,他离开妻子来到美国亚利桑纳州州立大学读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后,他又转到田纳西州孟菲斯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1998年,他的妻子罗秦也到美国来陪读。饱受相思之苦的夫妻终于团聚了。

  可妻子没来多久,贺绍强就因纠纷而卷入了一场诉讼案。由于全部精力都投进案子里,贺绍强根本无力继续学业,他的奖学金也因此被学校取消。失去奖学金等于失去了生活来源,这对中国夫妻的日子陷入了困境。而正在此时,罗秦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和丈夫又喜又愁,喜的是他们将有孩子;愁的是家里经济拮据。最终他们决定将孩子生下来。1998年11月,罗秦出门购物,碰见了与丈夫有纠纷的一家人,已经怀孕7个月的罗秦遭到对方殴打,致使罗秦早产。

  经过医院抢救,罗秦和女儿的生命好不容易都保住了。可这事让贺家雪上加霜,昂贵的医疗费用使得罗秦和刚生下的女儿没有得到足够的医治,小贺梅非常虚弱。当地教会的一位朋友知道他们的难处后,便把他们介绍给当地的“中南天主教会”,教会把贺绍强夫妇介绍给当地一个非常有钱的家庭——杰瑞·贝克夫妇。这对美国夫妇已经有了3个小孩,但当他们看到小贺梅时,立刻被娇小可爱的小贺梅吸引住了。贝克从外表上看像一个标准的绅士,他的夫人还介绍说她的父亲是个传教士,如果把孩子交给他们照顾,他们肯定会好好待小贺梅的。贝克夫妇的热情,加上他们的宗教背景,让善良的贺绍强夫妇感动不已,贺绍强夫妇很快就对这“上帝派来的善人”非常信任。贺绍强夫妇签了一个3个月的临时协议,将孩子交给贝克夫妇临时照看抚养,待贺绍强夫妇条件好转时再将孩子领回。

  被骗签了协议

  3个月一转眼就过去了。贺家的经济条件没有任何好转,罗秦的身体也没有完全康复。贝克夫妇对贺家的情况非常了解。还没到3个月时,他们就主动来劝说罗秦和贺绍强:这个孩子早产,身体素质很差,而且没有医疗保险。他们家有私人医生,如果将孩子纳入他们的名下,可以解决孩子看病的问题。本来罗秦准备将孩子接回身边自己抚养,可贝克夫妇的“主动热情”再一次感动了罗秦。罗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当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以后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在当时困难重重的情况下,难得遇上这样的“好人”,他们也就答应了。

  贝克夫妇又说,为了使这件事更正式一些,按法律必须到法院签署一个协议。于是两家人来到法院。贝克夫妇早有准备,一到法院就拿出了一份专门请律师起草的协议。罗秦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悔恨不已:“那天在法院签字,他们告诉我,这个协议应该由母亲签。于是他们叫我的先生在外面等。我不太懂英文,他们又请了当地一个华人当翻译。翻译告诉我,这个协议的内容就是孩子仍由贝克夫妇临时照顾抚养,等我们经济情况好了,随时可以将孩子领回。”罗秦说,她听见说仍是临时照顾,加上贝克夫妇一直对他们非常热情,没有多想就签了字。但她忽略了最重要一点:没有写具体的抚养期限。

  没想到,协议一签字,贝克夫妇对贺绍强夫妇就越来越冷淡,后来连罗秦去看孩子他们都要找出各种理由来拒绝。有一次,贺绍强夫妇去看孩子,提出要和孩子合个影。罗秦说既然不能和孩子在一起,照张相总可以吧,可是贝克就是不同意。

  美国法官偏向美国人

  贺绍强和罗秦越来越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们两人一方面不分白天黑夜地拼命打工赚钱,一方面找贝克夫妇商量要把孩子接回来。没想到贝克当场翻了脸,不让接孩子。贝克还把贺绍强拉到外面车库边说:“我们都是男人,如果你不要这个孩子,我可以给你3000美元。”对于贝克的卑劣要求,贺绍强、罗秦坚决不答应。

  私下里解决不了问题,贺绍强、罗秦决定告上法庭,希望借助法律把孩子要回。经过一番波折,2001年6月14日,法庭终于受理了贺绍强夫妇的诉讼。法官传贝克夫妇一起出庭,问明两家没有永久性协议后,裁定小贺梅应该还给她的亲生父母。但贝克狡辩说,他们的律师不在场,他们要求下次重新开庭审理,由他律师出庭办理。法官同意6月22日重新开庭审理此案。

  但在地方法院开庭前一天,即6月21日,贝克夫妇绕过地方法院,到高等法院把罗秦、贺绍强给告了。他们一会儿胡说贺绍强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一会儿又胡说贺绍强和罗秦夫妇抛弃女儿,还说他们是假结婚,并诬陷罗秦和贺绍强精神有问题。这显然是一个 极不公正的起诉。但贝克用高薪聘请了孟菲斯最好的律师,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今年1月7日一开庭,法官就作出了一个明显有失公正的决定:贺绍强、罗秦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向法院提交两人的结婚证、DNA检查报告、心理检查报告以及1.5万美元预付费用。法官说如果交不出,就将他们逮捕,同时还警告他们不得把此事告诉媒体。

  法庭为贺、罗两人指定了律师,但这个律师并不为他们说话。2002年1月24日,美国《今日美国报》报道此事之后,一位刚从法律学院毕业的美国人大卫·西格尔主动找上门,免费为贺、罗两人担任律师。贺绍强和罗秦又赶紧做了DNA检查和心理测试,又重新在美国登记结婚。

  由于贺、罗有了新律师,贝克又开始找别的茬儿,他向当地移民局告贺绍强、罗秦是非法移民,他还通过各种关系网威胁孟菲斯市的中餐馆不得雇佣贺、罗两人。由于此案没有结束,加上罗秦再次怀孕,移民局暂时没有实施离境令。

  怀孕的母亲被戴上手铐

  一招不行,又出一招。贝克见自己的计划没有实现,干脆躲了起来。按照田纳西州的法律,如果孩子离开亲生父母时间超过4年,孩子就自动归抚养者所有。现在小贺梅已经离开她的亲生父母3年多,到明年2月份就满4年了。7月28日,罗秦的一个朋友发现贝克一家悄悄搬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罗秦。7月31日,罗秦知道这个消息后,不顾自己有孕在身赶到法院,她要把情况告诉法官,希望法院能尽快处理。法院保安却叫来了警察逼迫她离开。罗秦不愿意走,警察把她抓起来送到了警察局。中午1时08分,警察把她带到监狱,并强迫她在一张纸上签了字。后来罗秦才知道,那是她强闯禁区而且拒捕的供状。等贺绍强晚上11时回到家才知道罗秦被捕。他找了一夜也不知她被关在哪里。第二天(8月1日)一早贺绍强就跑到法庭。警察这才把罗秦押回法院。对于这样一个孕妇,警察还给她戴着手铐。法官看她有身孕,就说撤消审理此案,让她回家。可是警察并没有马上让她走,又把她带到拘留所。直到晚上8时45分才放人。罗秦的律师说,临时拘留不得超过24小时,可是罗秦却被关了30多小时。

  罗秦的遭遇传出后,引起了世界各地华人的极大关注。罗秦刚从狱中出来就接到数十人打来的电话,还有许多人通过电子邮件向她表示支持。他们中有美国的,也有英国等其他国家的,更多的是来自中国内地的,不少人还询问寄人民币给她行不行。孟菲斯当地华人亦成立了“帮助贺梅基金会”。罗秦对所有这些帮助非常感动,希望通过本报向关心小贺梅的人们表示最衷心的感谢。她说,坐牢或其他任何挫折都不会动摇她要回自己的女儿的决心,她决定将官司打到底。(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刘爱成)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