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手记

送交者: GREEN 于 August 08, 2002 17:55:50:[新观察/xgc2000.net]

花园变成了土豆地,于是土豆们以为自己是世间唯一的花儿。

衡量作品成功与否的标志:对言情小说而言是手绢的潮湿程度,对色情小说而言是内裤的潮湿程度。

一个人本来想去参加晚宴,结果却误入一片坟地,整夜呆在黑暗和鬼火中间,找不到一点乐趣。这就是我的感觉。

别对我说什么“此路不通”,我是来拆房的。

《金瓶梅》不是一本黄书,而是一本黑暗的书。没有正面人物,也没有反面人物。赤裸裸的现实主义,挖掘得太深,一直挖到大肠。归根结底两个字:绝望。

驴要想变成人,那可不容易;人要想变成驴,只须看看台湾电视剧。

精神吊死在黄金的绞架上。

有两种观念违背我们古老而宝贵的常识:“人人平等”和“男女平等”。
在这两种“平等”前面都该加上定语“在法律面前”,因为在自然面前,这两种平等都不存在。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没有永恒不变的法律,所以也不会有永恒不变的“平等”。

又一场大雪,盖住了前一场雪留下的泥泞。一片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
它也许来自花瓣上的一滴露珠,也许来自一个老太婆的喘息,也许来自一个臭烘烘的鞋窠。
它就这样带着无人知晓的过去,纯洁地落在我的脸上。

“香港是中国人自己建设起来的!”可是为什么中国人在几千年里都没把它建设起来,却在英国人占领的一百年里把它建设起来了呢?这不是很奇怪么?
没有什么牲口会主动去耕地的,得有鞭子才行。英国人或许就起了鞭子的作用。

一个漂亮女人要是长着个坏嗓子,简直会让人诅咒上帝。

各位资本家的走狗不要得意忘形。苏联的失败并不能证明真理站在美国一边。好比一场狗咬狗的竞赛,咬死了一条狗,剩下的一条还是狗。
歌德堡街头的红旗在说什么?打倒资本主义和美国!
我只要两种选择:要么作亚历山大,要么作第奥根尼。
要么要开明的独裁,要么要无政府主义。
没有一种民主制度是好的,只有一种专制是好的,就是“我”的专制。

第一个悲观主义者,要么长期身体欠佳,要么正在服劳役、挨鞭子,要么正在失恋。
总而言之,悲观主义是从肉体的痛苦中产生的。
悲观主义是受苦者和奴隶的哲学。它讲授什么?“如何逃避痛苦”。
痛苦是一个坏教师,人必须反抗它,才能有所收益。
不应从痛苦中得出结论,而应从与痛苦的斗争中得出结论。

海牙国际法庭是一个妄自尊大的机构,它对之发号施令的东西,它根本无权过问。
它是正义和公理的化身么?哪里,它不过是一个面具,盎格鲁·撒克逊人的价值观躲在后面说话。
“逮捕卡拉季奇!姆拉迪奇!米洛舍维奇!”它说,说不定哪天它还会说:“逮捕维苏威、埃特纳和撒哈拉,因为它们都犯有反人类罪。”
假如它能对过去的历史施加影响,它还会说:“逮捕哈尼拔、阿提拉、成吉思汗、拿破仑、列宁、希特勒”,但决不会说“逮捕维多利亚女王”。可是,绅士们,鸦片战争是怎么回事儿?我们总不免要旧事重提,为的是让这些沐猴而冠的家伙别忘了自己的红屁股。为什么真理之鸟总要从你们的笼子里飞出呢?

谁能注意到一幅画是怎样悄悄褪色的?谁又能注意到一种信仰是怎样悄悄蜕变的?
从黑一下变白很困难,我们不愿意引人注目。
怎么办呢?我们应该一边用黑灰色、灰色和灰白色进行过渡,一边转移大家的视线,对颜色问题闭口不谈。等我们完工了,再提醒大家说:“瞧,注意到我们的颜色没有?我们一直是白色的。”人们肯定会相信,因为他们的记性向来不好。
但不要因此就以为中国人是调色大师。纵观中国历史,全是灰色发霉的墙皮。
“我们在黑白之间,以中庸的精神作画。灰色,就是我们的特色。”中国人如此宣称。真是腆不知耻。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浊流滚滚,泥沙俱下?因为它的两岸没有葱绿的森林,没有保持住自己土壤的能力。一种文化也是如此,当我们对自己过去的文化滥砍滥伐的时候,我们也在失去自己脚下的土地。看看我们的现代文明,像不像一块随波逐流的朽木?

周国平模仿尼采的风格,然而令我感动到欣慰的是:除此之外并无可取之处。
书斋里只能造就腐儒和书蠹。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