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多维薛涌专栏:起来,做稳了的奴隶!

送交者: mzxtd 于 August 04, 2002 00:07:49:[新观察/xgc2000.net]

【多维新闻社2日电】薛涌专栏/一对中国夫妇所生的女孩小贺梅被一对美国白人夫妇临时领养后,拒绝交还。此案被多维报导后,在“大家论坛”中引起了不小的讨论。不过,这一讨论的“热度”,似乎还比不上对江泽民、刘晓庆等等的讨论。在笔者看来,小贺梅的命运对于在美国的中国人来说,比江泽民退不退要重要,比吴征、陈琳的博士文凭的真假更重要。在美中国人对此案的反应和行动,关系到已经或将要以“公民”的身份住下来的美籍中国人,能否参与美国的民主政治。

应该说,多维对此案的报导,还有许多不足之处。那对中国夫妇为什么要把孩子托给那对白人夫妇?为什么一下子失去了奖学金?寄养和领养双方签的是什么约?涉及什么法律问题?许多细节还不清楚,疑点甚多。不过,以我们在美国居住多年的经验,亲生父母如果经过DNA验明正身,又无严重的精神疾病,应该很容易要回自己的孩子。非法移民可以被遣送回国,但你挡不住人家把孩子带走。这里面肯定有些严重的问题。当年澳大利亚的白人,就曾强行把土著人的孩子从父母那里带走,要对他们灌输“文明”。这两位白人基督徒又是怎样“替天行道”?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多维能象调查吴征那样作系列的调查性报导,使人们了解真相。特别是应该请已经当了开业律师的中国人,来分析这里的是非曲直,帮助大家了解美国社会的游戏规则。

在这方面值得称道的一个榜样是《世界日报》。在李文和一案中,该报是最早带头挑战主流媒体的报纸之一。该报对美国华人社区的报导,已经引起了美国主流媒体的注意。甚至一些美国华人社区的警察,已经很把该报的记者当回事儿了。去年《华尔街日报》曾以头版头条的位置,报导了《世界日报》的业绩。应该说,《世界日报》这种立足本土的新闻劲头,比隔著太平洋议论国是的“士风”要有意义得多。希望多维在这方面能多加努力。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在美国的中国人的态度。这些人如果漠不关心,多维再努力也没有用。毕竟,我们都是来自一个马路上出了人命都见死不救的国度。看“大家论坛”上的讨论,笔者甚感失望。那些反美的人借机大骂美国,反共的人则大骂中国使馆,更有些人大骂民运。这些骂和议论,并非没有道理。但这里最关键的问题,不是美国、中国如何如何,不是民运如何如何,而是我们这些住在这里的人,能否有效地参与美国的政治过程,捍卫自己的权利。特别是那些已经有公民权的人,应该协调行动,向媒体申诉、给本州的国会议员打电话。我们应该认真讨论的是,如何在美国现有的法律的框架下,采取有效的群体行动。这不仅是小贺梅的问题,这还涉及到以后的中国人如何在这里维护自己的利益、如何发出自己的政治声音的问题。

不关心本社区的实际利益,就无民主可言。这里,笔者要提醒那些骂民运的人们,不要走入民运同样的误区。民运人士回不去中国,这不是他们的责任。但是,他们来美国这么久,对美国的本土政治,特别是涉及在美国的中国人利益的政治,应该有所了解,并积累一定的经验。可惜,他们对此不感兴趣,关注太少,在小贺梅案这类事情上,不仅没有立场,也很难给后来的中国人提供什么建议、忠告。如今落到一种对中国也不懂,对美国也不懂的尴尬境地,已经从历史中出局。对于出了局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好骂的价值了。但问题是:我们是不是正在走同样的路?如果我们在这里一天到晚议论北戴河、吴征、刘晓庆,在美国住上10年后,我们还不是和民运人士一个德行?

在上两周的专栏中,笔者写了《为了我们的美国孩子》和《改改心态,参与美国的民主》两文,并且在“大家论坛”上追踪了一下读者的反应。看到的结果非常奇怪。其实两篇文章讲的是同样的事情。但第一篇引起的反响非常热烈,网友至少讨论了三次。第二篇却没有任何反应。笔者自己不甘心,自己把第二篇文章贴了两次,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事后冷静一想,终于有所彻悟:第一篇讲的是美国对亚裔的不公平,说的事情虽然和我们有关,但毕竟是别人的行为,给大家一个骂别人的机会。于是有人把笔者的文章贴出来,说什么华人在美国“草芥不如”,另一派人则大骂中国如何不公平,笔者如何“吃里扒外”,等等。笔者的第二篇文章本是直接回应这些议论,但两派都哑了,没有任何反应。以笔者看来,最大的原因是第二篇文章谈论的是我们自己在一个民主国家中的公民责任,是我们自己如何参与美国的民主。这不干别人的事,没有骂别人的口实,所以也是中国人最怕谈的。一谈大家都没了声。做稳了的奴隶最不愿多操心。

我们中国人有一种“受害者情结”,自己有什么问题,全赖别人,不管这个“别人”是共产党还是美国。其实,就算美国有完美的民主制度,再完美的制度也不可能时时刻刻自动保护你的权利。民主制度给你提供的,不过是保护自己利益的工具。这个工具,要你自己愿意使用才行,而且你还得学习如何使用。如果你不愿学学试试,就别对美国说三道四。

笔者倒是要给多维提一个建议。1992年以前来的人,大多已有申请公民权的资格。多维不妨电话抽样调查一下,这些人中,有多少入了美国籍?入籍后,有多少人投票?在什么层次的选举中投票(是总统大选,还是国会选举,或是本州本县的地方选举)?八十年代我们热火朝天地闹民主,从中国闹到了美国。如今白白地有了民主,可谓得来全不费工夫。但有多少人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怎么当年为了民主那样热血沸腾,如今来到民主社会后,连应该投哪个党的票这样的讨论也没有?如果我们有了现成的民主都不要,以后还瞎折腾什么?

小贺梅一案对我们又是一个考验:我们是借此发泄廉价的反美民族主义情绪呢,还是乘机抒发自己的“反共大义”?或是踏踏实实地介入美国的政治过程,利用这里的法律来捍卫同胞的利益,并为未来在美国有效地表达自己的利益积累经验?这不仅关系到小贺梅的去向,而且关系到我们未来在这里要做什么样的人。

(作者简介:薛涌,北大中文系毕业,曾就职于《北京晚报》、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所,现为耶鲁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